• 原创美文
  • 经典文章
  • 情感美文
  • 伤感文章
  • 散文
  • 美文随笔
  • 感人文章
  • 人生哲理
  • 学生美文
  • 民族文化
  • 说说大全
  • 网名大全
  • 范文大全
  • 当前位置: 佩佩美文网 > 范文大全 > 正文

    伤悲的华丽——泰姬陵

    时间:2020-03-02 04:12:50来源:佩佩美文网 本文已影响 佩佩美文网手机站

    伤悲的华丽——泰姬陵

    姓名:张晓静

    学院:经济学院

    学号:00725107

    摘要:泰姬陵是印度莫卧尔王朝国王沙·贾汗为其宠妃泰姬所建,本文着重从泰姬陵的杰出的大理石建筑成就,凄美的爱情故事,对莫卧尔王朝灭亡的影响,及所遭受的破坏四个方面展示了泰姬陵的全貌。

    关键词:泰姬陵 大理石的梦境 爱的泪珠 建筑在百姓尸骨上的美图 坎坷命运

    目录

    引言 4

    一、 大理石的梦境 5

    (一) 地理位置 5

    (二) 泰姬陵的壮美——布局完美,洁白晶莹 5

    (三) 泰姬陵的神奇——早中晚景色各异 6

    二、 爱的泪珠 6

    三、 建筑在百姓尸骨上的“美图” 9

    (一) 耗资巨大,国之丧钟 9

    (二) 业报轮回,子效父业 10

    四、 坎坷的命运 11

    (一) 历史劫难 11

    (二) 今日遭遇 12

    五、 感想——伤悲的华丽 12

    参考文献: 14

    引言

    没有到过泰姬陵,就不算到过印度。千百年来,有无数的文人墨客用才华横溢的诗篇来赞颂它的美。它是印度古代建筑史上的经典之作,足以与万里长城、金字塔媲美,美轮美奂的泰姬陵不仅是斑斓多彩的印度古代文明和绚丽文化的缩影,其蕴藏的那段爱情故事也令人久久回味,被印度誉为“瑰宝”。然而在所有这虚幻美丽的爱情背后又是什么呢?是无数能工巧匠在烈日炎炎下挥汗如雨的怨愤,是无数百姓啼哭和哀号。爱情与人民,美丽与怨愤,交织出我心中的泰姬陵。

    一、 大理石的梦境

    (一) 地理位置

    泰姬陵(印地语: ताज महल 波斯语,乌尔都语: تاج محل ),全称为“泰吉·玛哈尔陵”,又译“泰姬玛哈”,是印度知名度最高的古迹之一,在今印度距新德里200多公里外的北方邦的阿格拉 (Agra)城内,亚穆纳河右侧。它是世界上最优雅、最富浪漫风格的建筑之一,印度著名诗人泰戈尔称其为:“时光腮旁的一滴泪珠”。

    (二) 泰姬陵的壮美——布局完美,洁白晶莹

    走进红砂岩筑成的宫墙,绕过宽大庭院里的菩提树,来到了泰姬陵面前。我们立即被它的精美绝伦所折服:展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条长约300米的狭长水池,水池四周环绕着绿树鲜花,两侧是两片宽大的绿茵茵的草坪。水池中的池水映衬着蓝天白云、映衬着池旁的游人和鲜花、绿树、更映衬着壮美神奇的泰姬陵,它像一位从天宫下凡的仙女,婷婷玉立,超凡脱俗,端庄而又秀美,妩媚而不失灵气。置身陵园之中,让人宛如进入了人间仙境,顿觉心旷神怡。这里不是一座悼念亡者的陵墓,倒像一座童话般的花园宫殿,一个如梦似幻的“大理石梦境”。 

    泰姬陵的壮美主要源自它的雄伟壮观,洁白晶莹、玲珑剔透。它东西长有近600米,南北宽300多米,四面是用印度特有的红砂岩砌成的高大围墙,墙上角楼耸立。大门一直通往沙贾汗王和王妃的下葬室,室的中央则摆放了他们的石棺,壮严肃穆。泰姬陵的前面是一条清澄水道,水道两旁种植有果树和柏树,分别象征生命和死亡。中央是白色大理石的正方形台基,台基四角耸立着四座白色大理石的三层尖塔,中间就是泰姬陵的主体,同样是用白色大理石砌成的圆顶寝宫,圆顶的顶端是一座金色的小尖塔,四角有四座小圆顶凉亭,远近适宜地与中央圆顶相呼应;
    而整座寝宫又和四周的四座小尖塔相互映衬,给人一种交相辉映,匀称而富有韵律之感,产生奇妙静穆的美感。泰姬陵代表了莫卧儿王朝建筑成就的高峰,这种风格的陵墓竖立在一个底座上,上面饰有光塔,人们对它怀有和对清真寺同样的崇敬的心情。

    (三) 泰姬陵的神奇——早中晚景色各异

    泰姬陵又是神奇的,它在每天不同的时间段里,会变换不同的颜色。“朝霞升起,初升的一轮红日伴着亚穆纳河袅袅的晨雾,仿佛要将泰姬陵从睡梦中唤醒,此时的它显得静静的。历经了几百年风雨沧桑,它早已处变不惊,泰然自若地梳洗打扮,准备笑迎八方来宾。中午时分前往,泰姬陵头顶蓝天白云,脚踏碧水绿树,在南亚一向耀眼的阳光映衬下,更出落得玲珑剔透,光彩夺目。在傍晚时分,泰姬陵迎来了它一天中最妩媚的时候。斜阳夕照下,白色的泰姬陵开始从灰黄,金黄,逐渐变成粉红,暗红,淡青色,随着月亮的冉冉升起,最终回归成银白色,向啧啧称奇的游人谢幕,在月光的轻拂下,即将安寝的泰姬陵显得格外高雅别致和皎洁迷人。”夕阳西斜,当大理石染上晚霞的余晖,倒映在狭长的水池和朱穆那河里,泰姬陵就像一块巨大的粉红色印度宝石,故而被人们誉为是泰姬陵最美的时刻。 

    泰戈尔写道:“但愿这泰姬陵熠熠闪光,像是时间面颊上的一滴泪水。”诗人为什么写得如此忧伤?因为泰姬陵不仅是世界上最美丽动人的建筑之一,它还留下了一段最美丽动人的故事。泰姬陵的美不仅来自其外形,更来自于它丰厚的底蕴、它所蕴含的凄美的白色恋曲。

    二、 爱的泪珠

    泰姬陵是印度莫卧儿王朝的第五代国王沙·贾汉建立的,他于公元1628年1月即位于阿格拉。他的王后穆姆塔兹·玛哈尔,原名姬曼,具有波斯血统,聪明美丽,性情温和,长于音乐,能诗善画。沙·贾汉非常钟爱她,无论是出游还是出征都带着她同行,形影不离,对她百依百顺。在沙·贾汉继承王位以前,因为和父王杰罕基发生矛盾而遭放逐7年,在这期间,她也一直伴随左右,为他分忧,患难与共。沙·贾汉为了感激与表达爱意,赐给她一个封号“穆姆塔兹·玛哈尔”,意为“宫廷的王冠”,印度人把她称为“泰姬·玛哈儿”,简称泰姬。

    泰姬于19岁时嫁给沙·贾汉,婚后19年间,生了14个孩子,长大的有四男三女。因为生育太多,身体虚弱。17世纪中叶的印度,繁荣中孕育着动乱,正值年轻的沙·贾汉即位不久,难不出现了叛乱,沙·贾汗决定亲征,她随军同行。然而就在国王带领军队日夜拼杀之时,皇后的分娩期将近了,为了不使丈夫分心,她让身边的人保密。最后叛军溃散,噩耗传来,皇后泰姬在分娩时难产。

    她临终之际,沙·贾汉十分悲痛,问她:“你如果死了,叫我怎样表示我对你的爱情呢?”

    泰姬说:“如果陛下不忘记我,请不要再娶,另外,替我造一座大墓,让我的名字得以流传后世,那么我此生一切都满足了。”

    沙·贾汉流着眼泪,只是点头,泰姬就含笑长逝了。那年她只有38岁。于是沙·贾汉就按照泰姬的遗言,在阿格拉城外的朱木拿河河畔建造陵墓。为了表示对泰姬的爱,他不惜工本,几乎动用了国库中一切可能动用的资金。这个陵墓由土耳其建筑师乌丁塔德、伊萨等人设计,有来自印度各地、波斯和中亚各国的两万多名工匠施工,据说中国的工匠也参加了。这个陵墓于1632年开始动工,花了22年的时间,耗资6500万卢比建成,即以泰姬的名字命名,叫“泰姬·玛哈儿”,她的名字真的随着这个陵墓流传千古了。

    多情的沙·贾汉自泰姬死后,不语不食,只是默默地坐着流泪,几乎有一个月不问政事。他从此就经常独自饮酒,不喜欢歌舞了,而且一直鳏居,不曾再娶。他每隔七天,就披上白衣,到泰姬陵去献花,流泪不止。1658年,因为他病重,四个儿子争夺王位,结果第三个儿子奥朗则布取得了胜利,把长兄杀死,二兄被赶走,小弟被监禁,而且把父亲沙·贾汉也禁闭在阿格拉的古堡中,自己在德里登了王位。

    沙·贾汉被囚禁在阿格拉古堡中,每天只是眺望一英里以外的他的妻子的陵墓,经过八年才老病而死。当他弥留之际,还从病榻上抬起头来,就着月光凝视泰姬陵很久很久,长叹一声,倒枕气绝。泰姬死了36年,沙·贾汉还是天天想念她,爱情始终不渝,是何等感人。

    泰姬陵陵墓上刻着印度伟大诗人泰戈尔写的一首诗来赞美这段旷古之恋:

    闭上眼不看谁 

    下着雨流着泪 $

    让风儿吹长发飞 

    让心情也吸取尘灰 

    爱难退心好累 

    你疲惫我颓废 

    曾经以为爱很美 

    但尝试过是苦滋味 

    爱谁恨谁 

    我的心无言以对 

    爱是一种无以命中美 

    爱很颓废我也有点颓废 

    不管是谁我也不再爱谁 

    很颓废我美的有点累 

    我不再美我心止如水 

    如果生命在爱火中燃尽,会比默默凋零灿烂百倍。

    爱情谢幕的一刻,也将成为永恒面颊上的一滴眼泪。 

    终于真主带走了沙贾汗,带走了他的相思,1666年沙贾汗逝世,与爱人合葬于泰姬陵。沙·贾汉原计划用黑色大理石给自己在朱木拿河对岸修建一座和泰姬陵相同的陵墓,与泰姬陵隔河相望,当中架桥相通,然而沙贾汗被囚于亚格拉德红堡度过余生,黑色的奇迹也最终成为泡影,唯有洁白如珍珠的泰姬陵在天地间诉说着永恒不灭的爱情!

    那些前朝旧世的爱欲缠绵,血光权斗早已灰飞烟灭,只剩下这一白二红的陵墓与寺庙还静静地守候在亚穆纳河的南岸,让后人不胜唏嘘。泰姬陵是“一滴爱的泪珠”,生命和青春,财富和荣耀,都会随光阴流逝……只有这一颗泪珠,泰姬陵,在岁月长河的流淌里,光彩夺目,永远,永远。 

    三、 建筑在百姓尸骨上的“美图”

    然而,当我们沉醉于泰姬陵如梦似幻的洁白梦境中时,是否想过在它美轮美奂的脚下,到底堆砌着多少人的鲜血甚至生命啊?

    (一) 耗资巨大,国之丧钟

    为了帝王的一个承诺,沙·贾汗竟然每天让2万多人替他大兴土木,历经数十个寒暑春秋。据史书记载,当时,为了从印度各地和中亚运来建筑材料,他居然动用了1000多头大象来当搬运工具。如果说孟姜女为寻夫哭长城是个悲剧的话,毕竟长城是用于抵御外敌入侵的“国防工程”,而泰姬陵呢?只不过是皇帝彰显个人情感的见证罢了。漫长的22年,几乎整整一代人的青春和才智都消耗在一座陵墓的砖墙上了!在印度生活过的人都知道,印度的夏天奇热无比,40多度的高温能持续两三个月。后人们见到泰姬陵时,发出的尽是赞美和感叹,又有多少人能够想到,在安放着沙·贾汗爱妻石棺的建筑底下,有多少能工巧匠在恶劣的环境下被累死,饿死,热死,甚至冻死,是无数平民百姓的尸骨支撑着这座流芳百世的恢弘之作。

    泰姬陵整个工程共耗资500多万卢比,相当于今天的2亿多卢比,即便是当今,这仍然是一笔巨大的款项。陵墓修好之后,皇帝有强征周围30多个村庄的全年赋税来维护整个陵园。后来,沙·贾汗还想在河对岸再为自己造一个一模一样的黑色陵墓,再用半黑半百的大理石桥连接河两端的陵墓。只可惜人还在,政已亡,没能实现其穿越阴阳两界,与爱妃相对而眠的愿望。抚摸着泰姬陵洁白光滑的汉白玉石雕,仿佛看到沙·贾汗在下令铲出修建泰姬陵的第一铲土时,实际上也就向埋葬莫卧尔王朝的坟墓迈出了第一步。沙·贾汗在1622年弑兄杀弟篡夺了王位。业报轮回,36年后的1658年,他的第三个儿子奥朗泽布也在宫廷里上演了几乎完全相同的一幕,它的三个兄弟均死在争权夺利的乱刀之下,“父王”沙·贾汗则被囚禁在离泰姬陵两公里的阿格拉城堡。8年后,日日凝望着爱人陵墓的沙·贾汗郁郁而终,死后被葬在爱妃的身旁,倒也算遂了同穴而眠的心愿。

    遥想当年,沙·贾汗的先祖在南亚大地纵横驰骋,历经4世而创建了巍然庞大的莫卧尔王朝,统治的触角几乎遍布整个印度。他的祖父阿克巴大帝更是意气风发,锐意改革,大有席卷天下,包举宇内,囊括四海之意,并吞八荒之心。只可惜沙·贾汗在父辈的丰功伟业中坐享其成,不思进取,不理朝政,而是埋头大兴土木,大肆建造豪华的宫殿,花园,城堡和陵墓。印度北部克什米尔地区的首府斯里那加的莫卧尔王朝花园,布局精巧,令人赏心悦目,据说这都是沙·贾汗派人所建。建造这些供个人享乐的宫殿园林,只能导致朝纲废弛,经济停滞,国库空虚,民怨沸腾。史书记载,在沙·贾汗后期,为了弥补财政亏空,沙·贾汗巧立名目新增捐税,压榨农民、工人和商人,招致天怒人怨,农民起义此起彼伏,莫卧尔王朝此时已是风雨飘摇,气数已尽,最后断送在他儿子手上也是再自然不过的事了。

    (二) 业报轮回,子效父业

    奥朗泽布上台后,迫于窘迫的财政形势,也曾一度厉行节约,反对浮华奢侈,但为时已晚。他为平息不断爆发的起义,巩固中央统治,被迫四处征战,甚至将首都从德里迁到南部一个城市并将该城命名为奥朗泽巴德,“巴德”在当地语中就是城市的意思。该城的郊区有举世闻名的阿砃陀石窟。在奥朗泽巴德,也有一座与泰姬陵一样的陵墓,被当地人叫做“小泰姬陵”,是奥朗泽布迁都此地后仿效父亲为自己的妻子所建造的。

    登上城北的山丘回望,任何领略过泰姬陵美景的游客,都会有似曾相识的触动:无边绿荫中,一座极具印度莫卧尔王朝风格的乳白色宏大陵墓,在四座洁白高塔护卫下,借助蓝天映衬,玲珑剔透、熠熠生辉。可当我带着“印度会有两个泰姬陵”的疑问走近墓园细看,不由得哑然失笑:此陵非彼陵。

    这座名为比比卡·马克巴拉的陵墓,虽说园内池塘、水道和笔直的甬道与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泰姬陵格局相似,洋葱头般的主墓顶更是几乎雷同,但无论规模、外观和雕塑,都显得“小家子气”。泰姬陵通体由洁白如玉的大理石砌成,光滑如镜,而马克巴拉陵除主墓顶部覆盖大理石外,绝大部分是手感粗糙的白石。泰姬陵墙壁和窗棂等的雕刻巧夺天工,尤其是一大一小两座精美石棺所引出的动人爱情故事,更让人唏嘘不已。而后者的许多墙壁已斑驳残旧,毫无生气,寝宫内更是十分简陋,没有半点的珠光宝气,主墓中一座满是尘灰的棺材更是形单影只,难怪当地人说,虽说马克巴拉陵意为“贵妇之墓”,但它更像“穷人的泰姬陵”,只能远观,不可近看。可以说,奥朗泽巴德的“小泰姬陵”就像一个风烛残年的老妪,折射出没落王朝的窘态。

    莫卧尔王朝1526年由第一代皇帝巴布尔在北方的阿格拉创立,到1707年奥朗泽布去世时分崩离析,历时六代181年。据史书记载,奥朗泽布拥有巨大的野心和魄力,而且十分能干,自称是“世界的主宰者”。他主政后虽然也想励精图治,重整河山,但是面对烽烟四起和沸腾民怨,已经是有心振国而无力回天了。奥朗泽布死后,虽然也曾有几个后代苟延残喘了几十年,但皇帝成了贵族手里的工具,朝廷只剩下一个空壳。一度被大致统一的印度重新回到四分五裂,封建割据的状态。不久,英国殖民主义者乘虚而入,印度从此进入被殖民和奴役达200余年的另一个悲剧时代。

    回望一大一下两泰姬陵,盛衰命运各不同,杜牧的《阿房宫赋》蓦然在耳畔回响:“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小泰姬陵”正是其见证所在。

    四、 坎坷的命运

    所谓晨钟暮鼓,否极泰来,白昼黑夜,周而复始,世上没有不散的筵席。泰姬陵的命运并非都像赞赏者所希望的那样美好和圆满。从它被建成起至今,就像它所埋葬的泰姬那样,一直充满着哀怨和愤恨,这也正验证了印度诗翁泰戈尔所说的“一滴爱的泪珠”。

    (一) 历史劫难

    当莫卧儿王朝终于分崩离析,由于失去了皇室的保护,官盗民贼纷纷涌人泰姬陵,陵园内的珠宝金银不断地丢失。

    就在泰姬陵建成一百多年以后,印度沦为英国的殖民地,阿格拉古堡被征为军营,德里的红堡被改建为兵工厂,泰姬陵成了娱乐场所,花园里进行野餐,光滑洁白的大理石大堂成了舞厅。更有甚者,一些人还撬下墙上的金银珠宝,偷偷带回国内。当时英国在印度的总督,甚至异想天开地想要把泰姬陵化整为零地拆掉,拿到拍卖会上去售高价。幸好拍卖流产,拆毁泰姬陵的计划才宣告结束。

    (二) 今日遭遇

    今天,在看到泰姬陵的壮观美丽的同时,我们也不无遗憾地看到, 由于环境污染,有“大理石梦境”美称的泰姬陵起了“色斑”。泰姬陵所在的阿格拉市近几年为发展经济,在泰姬陵周边修建了许多工厂。工厂排放的废气和尘埃凝结成颗粒附着在泰姬陵表面,造成这座有350多年历史的“爱情丰碑”的白色大理石变黄。此外,专家指出,由于阿格拉市汽车不断增多,汽车排放的大量尾气也成为损害大理石的帮凶。目前,已有不少人在呼吁:不要让泰姬陵遭受磨难,不要让泰姬陵哭泣了。

    然而,祸不单行,自从2001年12月13日印度国会大厦遭袭之后,恐怖分子下一个目标是袭击泰姬陵的说法不胫而走,很多老百姓担心,泰姬陵会遭到阿富汗巴米扬大佛那样的厄运。最近,印度孟买发生了连环恐怖袭击事件,死伤上千人,不啻为“印度的9·11”。从泰姬玛哈酒店燃起熊熊大火的画面上,人们仿佛看到了2001年发生在美国世贸大厦上的相似一幕,这让我们不禁为泰姬陵这个多灾多难的“爱情奇迹”担忧。

    可是为什么,这么美丽动人的建筑,在人类已经进入二十一世纪的今天,还要遭到威胁甚至惹来杀身之祸呢? 

    五、 感想——伤悲的华丽

    泰姬陵因爱而生,这段爱情的生命也因为泰姬陵的光彩而被续写,光阴轮回,代代不息。这世上真的存在情深义重的男子,穿越时空的思念,生死相随的爱情,泰姬陵已超越了简单的建筑学意义,默默地美丽着,不为别的,只为人心中那一点对爱情的美好向往。然而随着岁月流转,所有的虚幻淡去,凄美的白色恋殇消逝,徒留一个孤独的陵墓,像个形单影只的绝代佳人在潺潺的亚穆纳河畔静默无语:在痴痴地等待爱侣的归来?在向无数百姓忏悔?在以甘地式的宽恕默默地忍受伤害来等待人们的醒悟?

    也许,大凡历史上雄奇壮美之遗迹皆与民怨沸腾,哀鸿遍野相伴。长城脚下埋葬了数百万古中国代劳动人民的尸骨,大运河的滔滔浪潮中夹杂了无数百姓的血泪。为此我们哀叹,叹君王无道,哀民生多艰。兴,百姓苦;
    亡,百姓苦。然而,伤害已无法挽回,再多的悲叹也只是徒增烦恼,我们能做的只有珍惜眼前,珍惜这些百姓们用自己的生命换来的瑰丽的奇迹。也许他们是被强迫去进行这项工程的,也许他们当中有不少人因此失去了生命甚至家破人亡,也许他们不会想到......他们当初的汗水筑就了如今被世人惊叹的奇迹!

    泰姬陵亦然,莫卧尔王朝千千万万劳动人民为它贡献了智慧,流尽了血汗,使它成为世界一大奇迹。泰姬陵完美的建筑群总体布局,肃穆而又明朗的形象,对立统一的构图以及精美绝伦的雕刻和壁画,充分反映了当时工匠匠心独运的艺术才华及印度人民非凡的智慧和才能。22年的不眠不休,22年的挥汗如雨,22年的辛勤劳作,终成泰姬陵这一座雪白的珍珠屹立于古老的印度大地,这些伟大的劳动人民的丰功伟绩将在历史中长存。诚然泰姬陵是美丽的,不仅是建筑本身的完美,也不仅是它所寄托的爱情的凄美,它饱含了无数伟大百姓的生命,智慧和不怕苦的精神,它更是一种伤悲的华丽,这种伤悲更给予泰姬陵深厚的历史沧桑美。建筑美,爱情美,智慧美,精神美汇聚成了我眼中的泰姬陵,泰姬陵脚下的伤悲更撼动了无数观赏者的心灵。

    当这样一种背负了无数伤悲的华丽奇迹呈现在我们面前时,我们还有什么了理由不去好好爱护它,珍惜它呢?它的美丽中已夹杂了太多的伤悲,请不要再让这个饱经沧桑的美人再徒增苦难了!

    泰姬陵,不论你是“爱情的泪珠”、“大理石的梦境”也好,或是“建筑在百姓尸骨上的美图”也罢,你以伤悲的华丽穿越百年,震撼着我们,我衷心地祈愿你在新的世纪,焕发出更加绚丽的光彩!

    参考文献:

    [1] 邱紫华.印度古典美学[M].武汉: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2006.

    [2] 灿烂的印度文化遗产 中国文物代表团访印图记[M].北京:印度驻华大使馆出版、2006

    [3] 高海林,赵永发,张喜舜.当代印度[M].郑州:河南大学出版社、2002.

    [4] 叶辛.情人的礼物——泰姬陵[J].山花、2004、(3).

    [5] 吴志.情铸泰姬陵[J].中国石油企业、2005、(3). 

    [6] 李克瑜. 华服在身,包容在心[J]. 美术观察、2006、(3).

    [7] 周戎.泰姬陵350大寿[J].科技文萃、2005、(4).

    [8] 闻奇.印度的泰姬陵[J].中外建筑、2002、(4).

    • 伤悲的华丽——泰姬陵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