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原创美文
  • 经典文章
  • 情感美文
  • 伤感文章
  • 散文
  • 美文随笔
  • 感人文章
  • 人生哲理
  • 学生美文
  • 民族文化
  • 说说大全
  • 网名大全
  • 范文大全
  • 当前位置: 佩佩美文网 > 经典文章 > 正文

    史学思想是什么_李大钊经济思想解析

    时间:2019-04-15 06:52:55来源:佩佩美文网 本文已影响 佩佩美文网手机站

      摘要:李大钊对经济的深刻认识主要有:一切生活的条件以经济生活的条件为根本;其他一切问题的解决以经济问题的解决为根本;在解决经济问题时,尤以土地问题的解决为要;农业是国民经济的基础。其经济思想则主要体现为对中国经济结构和阶级状况及对社会主义经济制度的论说之中。
      关键词:李大钊;经济问题;经济思想;社会主义
      中图分类号:F092.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7-2101(2012)05-0084-04
      作为中国最早的马克思主义者和共产主义者之一,李大钊不仅重视对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学习、研究与宣传,而且还着眼于其在中国的实践与运用,并结合中国经济发展实际情况,阐述了对社会主义经济制度的认识,形成了自己的经济思想。李大钊的经济思想蕴涵于其对经济的深刻认识之中,同时又表现为其对经济问题的一系列阐发。可以说,其对经济的认识是其阐发经济问题的基础,而对经济问题的阐发则构成其经济思想的主体。
      一、李大钊对经济的深刻认识
      (一)一切生活的条件以经济生活的条件为根本
      一切生活的条件以经济生活的条件为根本,堪称李大钊对经济问题的一个重要认识。早在1920年12月,李大钊就曾明确指出,由于人类能否生存应以是否具备维持自身生活的能力为基础,这就决定了包括经济生活在内的一切生活应以经济生活的条件为根本。并进而阐释道,由于人类生活为社会生活,故而,个人总是生活在社会之中,并受社会限制。然而,在社会基本构造内,真正起到限制社会阶级与社会生活变化作用的实是经济因素[1](P538-539)。此即是称,人类生活虽然内容庞杂,包括政治的、经济的、宗教的、伦理的等方面,可是,只有经济生活才是人类生活整体中的基础。
      正是基于这一认识,李大钊对一切社会上层建筑皆根源于经济基础的著名论断作了充分肯定。他指出,社会构造之基础乃为经济构造,全社会的表面构造均以其为标尺而发生相应地迁移与变化[1](P235)。对此,李大钊还进一步作了周密阐释。他说,一切精神构造均以经济构造为依托,并随其变化而变化。而经济构造的变动,则以生产力为最高动因,生产力一有变动,社会组织亦随其而变动[1](P242)。此种经济史观的认识在中国而言可以说是最早的。
      李大钊经济史观的另一个难能可贵之处,就是他较早注意到上层建筑对于经济基础的反作用。他指出,建立在经济构造上的一切表面构造(如法律等),虽亦可对一些经济现象施加自身影响,但其均须顺从经济发展大势,且都是辅助着经济的内部变化,而不能“反抗经济全进路的大势”[1](P250)。李大钊的这一论述的确十分深刻,它不仅科学分析了上层建筑对于经济基础的重要反作用,而且还针对人类社会经济生活的健康发展提出了重要的指导性建议。
      (二)一切问题的解决应以经济问题能否解决为根本
      李大钊在经济问题上的又一真知灼见是认为,一切问题(包括政治问题在内)均可由经济问题来窥探端倪,并提出经济问题能否解决是其他一切问题能否最终解决的根本,这也是李大钊经济史观的一个显著特点。
      长期以来,无论是在革命斗争中,还是在理论研究上,李大钊对于经济问题均极为重视,并认为,只有从经济上看政治问题,才是正确之途。以阶级问题来说,李大钊不仅以“经济上利害相反”作了阶级的概念界定,并以有无生产手段作为其中的一个标准列举了有生产手段阶级(地主、资本家等)与无生产手段阶级(工人、农民等)的生活状况[1](P286)。比如,李大钊从工人与骡马的对比角度专门探讨了唐山工人的生活状况。他指出,资本家给予骡马的生活费每天是五角钱,如因劳动过度而致死,可以得到平均价值在百元上下的赔偿;而工人的工资每人每天却仅有二角,若因劳累过度而死,仅可得到三四十元的抚恤费。由此而言,无论是在生活上,还是在生命价值上,工人所得到的待遇与骡马都存有很大差距[1](P193)。李大钊由此指出,资本主义的剥削制度是导致工人与农夫贫困、痛苦和悲惨的唯一原因,而要想改变这种状况,就必须依靠无产阶级与广大人民群众,推翻资本主义剥削制度,建立社会主义新制度。
      正是基于此种认识,李大钊断言,如果经济组织不能得到改造,其他一切问题亦均不能得到解决。而一旦经济问题得到解决,诸如政治、法律以及工人与女子解放等问题皆可随之而得到解决[1](P310)。
      李大钊的这一论述极为精妙,其不仅明确指出了彻底变革中国旧有经济结构的必要性,而且还将其与构建社会主义新制度结合起来予以科学论述,并进而指出,社会主义制度核心之处在于改人的统治为事物的管理。而欲达成此目的,须首先解决的“不是政治问题,乃是经济问题”[2](P146)。一旦经济问题得以解决,其他问题均可随之迎刃而解。李大钊的这一认识对于中国当前的经济社会发展、社会和谐的实现仍具有重要的启示意义。
      (三)在解决经济问题时,尤以土地问题的解决为要
      李大钊在论述经济问题时,着意阐明了应着力解决中国农村土地问题的观点,并提出有效应对的主张与办法,这既是李大钊对中国经济问题认识日益深入的重要表现,也是其经济史观的一个较为突出的优点。
      基于对中国农村土地问题的解决视角,李大钊曾运用大量的历史文献资料与现实资料对中国农村土地问题作了较为深入的研究和阐释。并认为,中国的农业经营是小农经济,诸如自耕农和佃户之类的小农在外国商品入侵以及国内军阀横行的影响之下,强壮之丁均无心好好种田,甚或“相率弃其田里而流为兵匪”,在此等情况之下,不仅乡村农户不断减少,而且沃土良田也随之日渐荒芜。李大钊也对此发出感慨,全国农民破产的潮流,正如潮水般“在那里滔滔滚滚的向前涌进而未己”[2](P620)。李大钊继而指出,帝国主义者与军阀扰乱中国,以致内乱踵起。其影响所及,日益扩大,不仅使得中国全国农民生活不安,且以急转直下之势濒于破产的境遇[2](P670)。
      有鉴于此,李大钊认为,要想根本解决中国农村土地问题,必须做到以下三点:一是必须提出满足广大贫苦农民急切要求的“耕地农有”口号。至于提出口号后,如何使耕地农有由一个口号转变为真正实行,以及如何实行,比如就分配土地而言,应以单个农民为标准,还是以农户为标准,已成为一个急需讨论的问题[2](P626-627)。二是必须推翻现有土地政策,制定一种全新的土地政策。这种全新的土地政策,理应按照耕地农有的方针来制定,并在实践中逐渐达至实行,最终使一切耕地全部归农民所用,并使一些小农场相互联结成大农场,而经营方法也要有一个改变,即由粗放转为集约,如此一来,则“耕地自敷而效率益增”,历史上持久未获解决抑或说不能得到根本解决的农民问题“亦能谋一解决”[2](P628)。三是实行土地国有政策。就农村土地而言,除去有土农夫所拥有的土地以外,政府应把地主与富农之土地收归国有。不过,在尚未觅得其他职业以前,仍准许农民续理前业[2](P144)。应该说,这些根本解决中国土地问题的主张与办法是适合中国农村实际情况的。

    • 史学思想是什么_李大钊经济思想解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