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原创美文
  • 经典文章
  • 情感美文
  • 伤感文章
  • 散文
  • 美文随笔
  • 感人文章
  • 人生哲理
  • 学生美文
  • 民族文化
  • 说说大全
  • 网名大全
  • 范文大全
  • 当前位置: 佩佩美文网 > 经典文章 > 正文

    【邵阳:罚出来的城市“脸面”?】邵阳三胎罚多少

    时间:2019-04-22 06:29:11来源:佩佩美文网 本文已影响 佩佩美文网手机站

      “噗”一声,当你在湖南邵阳街头将嚼淡了的槟榔渣吐在路边,这时,戴着红袖章的妇女跑过来抓你的手,“你违反规定,得罚10块钱。”你是乖乖掏钱,还是挣脱开溜?很多人选择了后者,甚至不忘补一句,“你不就是为了那几块钱提成吗!”
      这样的场景,自今年8月起,每天都在邵阳街头上演。这是邵阳为加强城市管理,对随地吐痰、不走斑马线和非机动车不按规定停放的不道德和不规范行为,进行开罚的场面。
      开罚单的市容环境监督员,是当地政府向社会聘请的临时工,相当于城管助理的角色,共1000名。他们的收入由两部分组成:一是政府每个月500块钱的岗位补贴,二是罚金提成—在罚金收入中,提成80%。罚得越多,提成越高。
      因为城管助理在法律上并没有执法权,这种做法很快遭到全国法律界和网友的指责和声讨。而罚金收入80%的提成,也容易将为公共利益执法的行为变成为罚款而执法。
      事情闹大后,当地主要领导不愿再面对记者,全程参与并执笔这些文件制定的黎敏军被推到前台。“从法律上说,这个政策制定是有欠妥处,但法律不外乎人情。”担任邵阳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法制科科长的黎敏军接受《南风窗》采访时认为,现阶段邵阳的城市管理,强化处罚的方向仍是正确的。原因在于,邵阳市民素质和发达城市比,有较大差距,而传统的道德说教,已没什么效果了。
      经济处罚不仅可以解决不道德和违章行为,还可以在财政捉襟见肘的情况下,依然能把城市管好。这也是邵阳政府愿意看到的。不过,“穷市”究竟能拿什么管好城市的答案,仍悬而未决。
      发展的焦虑
      邵阳城市管理争议的背后,源于招商引资的焦虑。邵阳经济在湖南省属倒数序列:2011年,GDP只有907亿元,可用财政约41亿元,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3578元—这比湘西地区的平均水平(13794元)还低。
      今年2月,从湖南省委副秘书长岗位调任邵阳市代市长的龚文密,对此焦虑不安。“湘西其他城市都在你追我赶,如果(我们)不加快发展,就会处于湘西倒数第一!”龚文密期待通过招商引资扭转贫穷的现状。按照现在欠发达地方招商的做法,良好的城市环境特别是作为“脸面”的城区的环境就很重要。
      但邵阳市区的现实情况却是这样:早上,马路边成了菜市场;坐的士的,捧着早餐在车内吃完后,“啪”一声就将塑料饭盒扔出窗外;不走斑马线,攀爬护栏的市民,比比皆是;车辆见缝插针,随意掉头,交通拥挤,鸣笛声不断……
      黎敏军注意到,到任后那段时间,龚文密马不停蹄地调研城市管理,并多次来到他们局了解情况。多个公开场合里,龚都强调,“抓城市管理就是抓发展!”
      在这种背景下,今年6月底,邵阳市政府印发了《邵阳市人民政府关于进一步规范市民日常行为的通告》(下简称《通告》),内容包括:乱扔果皮、纸屑、烟头、槟榔渣等行为的,每次罚款10元;随地吐痰的,每次罚款10元;行人不走斑马线、乱翻护栏的,每人(次)罚款10元;非机动车不按规定停放的,每台(次)罚款50元……
      《通告》7月1日起实施,但这个月以教育告诫为主。8月1日起,严格按规定实施处罚,转入了以处罚为主。担当处罚主体的,就是被称为“城管助理”的1000名市容环境监督员。
      事实上,争议不局限于外部。“对市民的不规范、不道德行为,要不要罚款,这涉及教育为主还是处罚为主的问题,当时内部确实有争议。”黎敏军说,而80%的提成,要不要在文件中体现,内部争论更大。最终,市领导考虑到要“吸引和稳定市容环境监督员”,所以决定在文件中载明。招聘1000名城管助理的经费,邵阳市财政一年只拨600万元,据此,每月每人只能拿到500元的岗位补贴。官方的设想是,加上提成,城管助理每月最终拿到手的收入是1000元左右。
      持续的难处
      8月1日起,城管助理正式上街开罚时,尽管遭遇拒绝和羞辱,但效果非常明显,这段时间是邵阳最近五六年来最干净的。 不过现状的良好,也面临着可持续的难题,根本原因在于缺钱。
      “开罚一个月后,即使违反城市管理规定,但很多市民也不肯掏钱接受处罚,顶多是现场将垃圾拾起,而后扔到垃圾桶去,这时城管助理也不好再坚持处罚,因此罚款所得和当初设想的,相差很大。”黎敏军说,8月份,处罚(包括停车收费)的总收入不超3万元。1000个人平均下来,每人每月罚款收入不足30块钱,提成80%后,8月份平均每人的提成收入不超过24块钱。这样,加上500元的岗位补贴,城管助理8月份的平均收入不超524块钱—这收入,远低于邵阳市政府确定的最低工资标准(770元)。目前已有一些监督员陆续不干了。有时一周内就走了五六十个人。
      黎敏军说,后来也补充一些进来,但如果收入不能保障,进来的终究还会走掉,干净有序的局面也难以持续。这种场景下,如果财政拨付没增加,为改善待遇、稳定队伍,强化处罚将是最终的选择,但这又陷入“为提成而处罚”的怪圈。
      备受争议的还有:城管助理上街干活,城管执法人员干啥去?会不会出了事,城管助理被以“临时工”的名义顶着?黎敏军否认执法人员闲呆着没事干,“执法人员要培训他们,而且也在四处巡逻,比以前更忙”。据黎介绍,邵阳市3个区(大祥、双清、北塔)现有的城管执法人员208人,但执法力量仍严重不足。
      花样探索
      通过颇具争议的手段以达到管治目的,邵阳不是第一个。更具争议的,早年就出现在江苏沐阳。当时,被坊间称为“酷吏”的仇和,在担任江苏宿迁市副市长、沐阳县委书记时,一次市容检查行动中,有个妇女贪图方便不走人行横道,硬是翻越护栏、横穿马路,仇和见状命令司机掉头紧追,妇女落荒而逃,逃进女厕里。
      仇和不依不饶,命令车上的女干部—县政协副主席尤企林到厕所去找。那位妇女从厕所出来后,仇和令她再翻一遍,并让随行的电视台记者录像,“我就是要让她印象深刻,以后再不敢翻越护栏!”听说要录像并在电视台里播,那妇女宁掏500元罚款,也不愿在全县人民面前丢人,但仇和坚决不答应。无奈,这名妇女只好硬着头皮重翻了一次。这画面在电视里一播,一时间,仇和与那妇女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话题。
      不过,那段时间,沐阳县城乱穿马路的现象,顿时销声匿迹。欠发达地区在城市管理方面,通常出台一些“损招”达到目的。发达地区和省会城市的探索,同样是花样百出。
      从全国范围内,大致有这么三类:一是动嘴说理。如江苏南京、浙江杭州、贵州贵阳等地,将城管执法人员培养成“谈判专家”,以说理的方式,让小商贩接受,不乱摆乱卖影响交通、市容;二是强权威慑。如深圳,最近就有建议设立城管警察,以提升执法威慑,避免城管受攻击。武汉汉阳区城管局最近也成立了城管武装部,将城管培养成“特种兵”;三是掏口袋或羞辱触动。如邵阳、沐阳等欠发达地区,通过罚款或羞辱不道德、不守秩序的行为,倒逼市民维护城市秩序。
      每个城市的发展阶段不一样,人员素质的构成也不一样,一些城市的成功经验,很难成功地复制到其他城市。对邵阳的做法,更多的批评者认为,对不道德行为,应强化教育而非处罚。
      “教育他们100遍,还不如罚他10块钱管用。”黎敏军认为,邵阳百姓的素质不能和大城市比,现阶段强化处罚以达到管治的目的,仍不可或缺。“包括我自己,有时也会随大流乱扔烟头。”
      在传统教育中,贫困往往和纯朴、讲道德、守秩序联系在一起,但在现实中,即使在邵阳这样的欠发达城市,城市管理如果仅靠道德说教,看上去几乎起不了任何作用。对违反城市管理的人进行金钱处罚,反而能实现管理者一些预期的效果。这也许是欠发达城市不得不面对的一个事实。
      “社会治理中,往往出现‘正确的办法不有效,有效的办法不正确’。”中山大学城市治理与城市发展研究所所长何艳玲接受《南风窗》记者采访时称,从情感上,她支持和理解邵阳的做法,但从理性上,她反对用错误的办法去解决问题。
      在她看来,邵阳只要多花一些心思,工作做细一些,完全可以达到程序上的合法,如建立专项资金,罚款都进国库,罚款收入也用于人员开支的经费,收支两条线明晰化,但不要去提“提成”一说。
      “安全、卫生、有序,不过是城市公共服务最基本的需求,为何人们给城市缴了大量的税收,但这样基本的需求无论在发达城市还是在欠发达地区,都成了奢侈品?”何艳玲说,这个问题很值得反思。

    • 【邵阳:罚出来的城市“脸面”?】邵阳三胎罚多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