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原创美文
  • 经典文章
  • 情感美文
  • 伤感文章
  • 散文
  • 美文随笔
  • 感人文章
  • 人生哲理
  • 学生美文
  • 民族文化
  • 说说大全
  • 网名大全
  • 范文大全
  • 当前位置: 佩佩美文网 > 经典文章 > 正文

    香港应对经济挑战_“应对国际发展合作新挑战及新兴经济体作用”国际研讨会综述

    时间:2019-05-15 06:31:08来源:佩佩美文网 本文已影响 佩佩美文网手机站

      2012年7月11日,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与世界银行合作在沪举办了题为“应对国际发展合作新挑战及新兴经济体作用”的研讨会。与会者包括来自中国智库和政府机构、中国进出口银行、印度、韩国及世界银行代表。这是首次在中国举行类似性质的研讨会。研讨会的目的在于就国际发展合作的长期趋势、新兴经济体及世界银行在其中的作用等问题交换观点。
      总体而言,与会者在研讨会讨论的诸多问题上具有共识,包括在一些从不同角度乍看起来意见不一的领域也是如此。与会者评论了过去20年来全球经济与国际发展合作的显著变化,包括发展中国家的迅速增长——中国创造了人类历史上速度最快的减贫纪录——以及新兴经济体在低收入国家贸易和发展融资中作用的不断上升。以慈善为目的的私人发展援助亦明显增加。
      新兴经济体视自己为发展伙伴而非传统意义上界定的“援助国”。若干与会者指出,新兴经济体是在南南合作框架下贡献新的资源及其自身的发展经验,而南南合作具有的巨大发展潜力,尚待更充分地加以挖掘。一些与会者表达了这样的观点:对诸如中国这样的新兴经济体而言,其国家政策中的不干涉原则在其对外发展合作的路径选择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而其他一些国家的发展合作往往附加一定的条件。讨论中另有人指出,诸如非洲与中国之间存在的历史联系亦是影响新兴经济体发展合作的因素之一。
      贫穷国家一直面临巨大的融资缺口,在基础设施领域尤其如此。几位与会者强调持续对贫穷国家实施援助的重要性。发展伙伴日益多元化,为援助接受国提供了更多的选择,但是同时,发展合作的碎片化问题损害援助的有效性,亦是研讨会着重强调的一个议题。每个受援国平均要与30个援助机构打交道,管理难度大增,是当前发展体系有效性面临的巨大挑战。旧机制的改革推进不易,新机制的创设难以避免,最终而言,更好的援助协调得在援助接受国国家层面进行。在此背景下,与会者强调有必要重点关注国家的自主性、知识分享、伙伴关系以及援助有效性。该议程的核心问题是加强援助接受国管理其自身发展规划的能力,在其国家层面推动援助方协调,这是相对于援助方推动的援助协调而言的。
      在讨论发展援助背后的驱动因素时,与会者指出传统与新兴援助国之间实际上具有诸多相似之处。会议提及的一些因素包括围绕减贫目标的安全、经济利益及促进团结考虑等,其最终将带来市场的扩张和全球经济增长。有与会者指出,韩国公众将对外援助视为对其过去作为援助接受者所得到支持的一种回报。这些因素及其影响阶段对于援助国决定是采用双边还是多边方式实施援助具有一定的作用。在一国对外援助的早期阶段,援助国(包括传统援助国)倾向于首先对邻国实施双边援助,背后的主要考虑是安全利益,其后向其他地区和国家扩展,同时考虑更多的政策目标和援助渠道。同样,在其早期阶段,援助国往往缺乏对多边援助的系统政策。并且,发展合作的制度框架往往涉及若干机构——这是传统援助国及中国均具有的共同特征——亦可能为双边和多边援助政策的内部协调带来挑战。
      关于双边与多边的关系,一位与会者进一步指出,二者之间不是A“或”B的关系,而是A“与”B的关系。多边渠道亦是实现国家战略的手段。历史来看,多边与双边援助保持三七开的自然平衡。近几年来,援助国委托世行等多边机构管理的信托基金增加,实质是以多边形式实现双边目的。
      几位与会者指出,中国与世行的合作绵延30多年,相互间建立了成功的伙伴关系。该伙伴关系与时俱进,反映了中国与世界银行自身的巨大变化。中国的身份已实现质的蜕变,由国际发展协会(IDA,世行下设的最贫困国家基金)的资源接受国发展成为捐款国之一。2010年世行投票权改革方案生效后,中国成为世行第三大股东国。若干与会者强调,中国与世行伙伴关系的根基不仅仅在于资金合作,还在于理念的分享。展望未来,中国与世行应继续携手共进,进一步夯实这一基础。
      但是,中国与世行进一步合作仍面临如下制约:价值理念与治理结构方面,世行仍由西方发达国家主导,中国更积极参与面临的信任与激励缺口尚待弥合;历史方面,中国对其被殖民经历记忆犹新,不愿被外界视为居高临下的捐款国;能力方面,中国刚刚进入中等收入国家行列,国内发展尚有巨大的资金需求,短期内难以成为世行的主要捐款国;制度方面,中国缺乏统一的多边发展机构协调窗口,世行和亚洲开发银行由财政部主管,而其他地区发展银行由中国人民银行主管,相互间存在不同的政策目标和重点。
      正如一些与会者指出的,鉴于其减贫使命及成员国的全球性,世界银行应成为一个“全球合作的平台”,帮助所有发展伙伴加强在全球及国家层面的相互协调。为在一个日新月异的世界保持其相关性,世行应顺应变化,不断进行自我调适,包括为新兴经济体提供更多的发言权。作为一个知识机构,世界银行还应加大努力,通过IDA等平台为其成员间的南南知识共享提供便利。此外,世行可在多边层次积极与新兴经济体进行沟通,帮助其顺利实现经济和社会转型。金砖国家拟成立多边发展银行,可集聚资金加强南南合作,但应再三考虑其设立特色、影响及风险成本等。但世行可在知识、经验等方面提供支持,如关于基础设施项目相关的可持续性评估、移民安置等。
      最后,与会者一致认为,此类对话应该继续开展下去。该性质的研讨会为相互间的公开讨论创造了一个良好的平台,有助于彼此在特定议题上更好地理解各自的立场和观点,最终为推进未来合作找到共同的基础。

    • 香港应对经济挑战_“应对国际发展合作新挑战及新兴经济体作用”国际研讨会综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