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原创美文
  • 经典文章
  • 情感美文
  • 伤感文章
  • 散文
  • 美文随笔
  • 感人文章
  • 人生哲理
  • 学生美文
  • 民族文化
  • 说说大全
  • 网名大全
  • 范文大全
  • 当前位置: 佩佩美文网 > 美文随笔 > 正文

    【美台军事关系的现状及其对中美关系的挑战】当前中美关系现状

    时间:2019-09-16 08:23:44来源:佩佩美文网 本文已影响 佩佩美文网手机站
    -->

    作者:袁智兵

    国际论坛 1999年12期

      中美建交以来,美台军事关系的发展成为中美关系中挥之不去的阴影。近两年,美台军事关系在新形势下又呈现出新的特点。

      美台军事关系日益密切,成为当前双方关系的“重头戏”

      一、美台双方极力制造和散布“中国威胁论”,为双方发展军事关系寻找借口。近两年,台湾当局有意识地加大散布大陆“武力犯台”论的力度,李登辉、萧万长等当局头面人物多次利用公开场合宣扬所谓“中共不放弃武力犯台的意图”、“中共对台湾一直怀有高度的敌意,并在军事上不断打压台湾”、“(中共)不断向俄罗斯采购新式武器装备,造成两岸军力上严重不平衡”。(注:台湾:《台湾日报》1993年3 月1日。)台“国家安全局长”殷宗文去年9月28日也说,到2001年,台湾与大陆军事力量方面的差距越来越大,并将会明朗化,因为大陆方面会继续加强军事力量。(注:《台湾担心丧失军事优势》,载英国《情报文摘》,Information Hightal 1998年10月9日。)近一段时期, 台当局更大肆散布“中国导弹威胁论”,宣称大陆积极发展巡航导弹和战术导弹对台产生重大威胁,且威胁迫在眉睫。今年3月9日,台“国防部长”唐飞在立法院答询时也指出:“中共在对我射程内部署导弹,就是给我们压力,我们不能坐视不理”。(注:《务实考量 最大效益 军方倾向参与低层战区导弹防御系统(TMD)》,载台湾《中国时报》1999年3月10日。)

      近来,配合美国国内的反华逆流,“中国导弹威胁论”在美国也甚嚣尘上。今年美国国防部向国会提交的《台湾海峡的安全形势》报告声称,“台湾最大的弱点是对抗大陆日益强大的弹道导弹的能力有限,大陆的导弹对台湾的军事目标和军事设施构成严重威胁”,“台湾依赖主动导弹防御和相搭配的指管通情系统,将不足以克服北京计划于2005年时所拥有的导弹攻击优势”。(注:美国国会报告:《台湾海峡的安全情形》, 纽约《世界日报》1999年2月27日, http:/www.Chinese world.com.)此后,“中国导弹威胁论”几乎成了美国舆论界的最大卖点,许多大报都充斥着夸大中国导弹能力的报道,指责中国超越了“威慑”所需的范畴,在沿海地区部署了大量所谓“针对台湾”的导弹,威胁了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利益,并鼓吹美应将中国的导弹威胁列入美对华政策考虑的范围之内。

      二、美台双方对加强军事关系都有较强的愿望,《与台湾关系法》成为双方维系军事关系的唯一“法理基础”。中美建交后,《与台湾关系法》以美国国内法的形式对美国发展与台湾关系的基本原则进行了规范,该法规定:“美国的政策是……向台湾提供防御性武器,以及使美国保持抵御会危及台湾人民的安全或社会、经济制度的任何诉诸武力的行为或其他强制形式的能力”。该规定成为美台双方发展军事关系的依据和借口。近两年,美国一些人士利用该法大做文章,在半年多时间里通过多项亲台法案,企图进一步提升美台军事关系。 1998年7月20日, 美国众议院以压倒性票数通过《301支持台湾共同决议案》, 承诺使台湾获得包括适当的弹道导弹防御系统在内的防御装备与服务,在数量上应使台湾保持足够的自卫能力。(注:台湾中央社1998年7月20 日华盛顿,http:www.CNA.com.tw.)去年9月24日, 美众议院通过“国防授权法案”,要求美国国防部将台湾纳入美国在亚太地区部署的TMD 系统。(注:台湾《中国时报》1998年9月26日。)1999年3月23日,美国众议院以压倒性票数通过第56号共同决议案,主张美应重申美国信守该法以及法律中有关对台湾提供合法防御性物品的具体保证。(注:台中央社华盛顿1999年3月23日电。)1999年3月24日,美国一些参议员又提出《台湾安全加强法案》。该法案禁止美国政府为了政治目的减少对台军售,还要求美国与台湾军方加强接触,扩大交流和联合训练,并在美国军事院校中留给台湾更多名额。(注:台湾《中国时报》1999年4月19 日:郭崇伦:《美国对台新政策正酝酿成形》)

      台湾当局对与美发展军事关系更是积极,中美两国确定建立建设性战略伙伴关系和两国首脑顺利实现互访之后,给台当局很大压力,加重对美“军事外交”的分量成为台对美政策调整的“重头戏”。台当局多次派人到美国与美军方高层人士商讨双方军事合作事宜,还在美国散发各种说帖,为其对美军购寻找种种借口。今年以来,台还借所谓“《与台湾关系法》二十周年”之机,在美台两地大肆组织各种纪念活动,拉拢许多美国会议员和政府官员,宣扬《与台湾关系法》的意义,鼓吹美台发展军事关系的必要性。

      三、军售(购)成为美台军事关系的主要内容,并在质和量上都有明显提高,日益呈现出一些新特点。多年来,美国一直是台军最大的军火供应商。1990—1995年,台湾是美国第二大武器出口地,军售总额83亿美元,1997年美台军售签约额与实际交货额分别是3.54亿美元和2.61亿美元,到1998年这两个数字已分别达到4.41亿美元和15亿美元。(注:台中央社1999年2月6日华盛顿电。)去年台是美国军事装备及服务的第四大买主,台对美军购几乎每月都有交易,截止目前,台与美签署的军售合约总值已达170亿美元。经过美台“断交”后二十年的磨合与调整,美台军购(售)关系日益呈现以下特点:

      制度化。中美建交前,美通过其在台“大使”和“军事援助顾问团”向台销售军火。中美建交后,美对台武器销售则由美在台协会和台在美的“北美事务协调委员会”督办。经过双方多年的“合作”,军售运作日益制度化,从计划、申请、立案、评估、修订、采购、运输到交货都有一整套严密的程序。台为推动对美军购,还在美成立了一个采购组,下设一些小组,并在美国一些地方设有联络官和督运官。作为制度化的一个最明显的标志就是台美双方每年都举行一次“台美军售会议”,研究确定台军购计划。

      软件化。台过去军购以硬件为主,目前台军已获得大量二代兵器,硬件已初具规模,但同时也不可避免地带来一些武器运用、各种武器间的协调、搭配及技术改进等问题。因此,近几年,台对美军购呈现更重视软件的特点,日益重视引进先进的武器生产技术,要求美国提供技术支援,帮助改进台现役武器装备的性能。台当局认为,这样既可以更隐蔽的方式保证对美军售管道的畅通,又可通过软件的输入重点消化吸收并熟悉装备性能及战法战术,以利台研制、改进武器装备。美国在台协会理事主席卜睿哲今年年初也表示:美国不会强调软件而忽视硬件方面的需要,但美国也不愿只出售给台湾昂贵的武器系统却不提供体系上的技术,而是两者并重以加强军事能力,使台湾能够自卫。(注:台中央社1999年1月9日旧金山电。)

      灵活性。经过二十年的演变,美对台军售手段更加灵活多变。除传统的官售与商售外还衍生出技术支援、合作办厂、武器改进、软件支援、租售并举等花样。一方面,美保持着对台相对较高的军售数、质量,维持两岸“均势”,以缓解国内亲台势力压力,另一方面,又加大军事技术转让与合作力度,降低政治敏感度。如1992、1994、1998年台湾分三批向美租借8艘诺克斯级导弹护卫舰,在租借期满后, 台就将这些舰艇以低价购进。

      针对性。根据近年来台军对作战指导思想的调整,台对美军购的立足点由“美国提供什么,台湾接收什么”转向有针对性地采购,即针对大陆的军备现状战略部署进行采购。台认为,未来大陆对台湾使用武力的方式,主要是运用海、空兵力长期封锁台湾岛。因此,台在军购中把空海军装备作为优先考虑项目,在三军装备费用上明显向海空军倾斜。空军仅采取F—16和幻影—2000战斗机的特别预算就高达120亿美元,在380亿美元的“二代武器系统”采购费用中,空军占200多亿美元,海军占150多亿美元。去年上半年, 台制订了未来十年重大武器装备发展计划,加强反导能力成为台军下一阶段对外采购的首要任务,目前台正积极向美国采购爱国者—3导弹和潜艇。

      隐蔽性。长期以来,由于美官方军售渠道程序的不透明和中国在美对台军售问题上不断向美施加压力,使得美对台军售活动始终保持低调,采取隐蔽的活动方式进行暗中作业,美方不与大陆协商,拒不公布向台出售武器和转让技术等情况,台方更是严守秘密,并不断制造假象。

      四、美台军事交流与合作不断升温。近两年,美台军方高层接触不断,1998年1月, 美前国防部长佩里率“战略安全事务考察团”访问台湾,这是美台断交后访台的美最高级别的非官方代表团。随后,美前国防部长卢卡奇、前中央情报局长伍尔西等也陆续抵台活动。 去年7月, 台“国家安全会议”秘书长丁懋时在纽约秘密会见美国家安全会议副顾问斯坦伯格,就台海安全问题进行对话,10月台“参谋总长”唐飞赴美与美军方高层商谈包括参加美TMD系统等涉及到台海安全的问题。今年3月佩里又率前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等人访台,与台当局高层人士晤谈。

      美台军队之间的交流与合作也在不断进行。台湾在美国洛克空军基地有一个中队在接受任务转换训练, 在爱德华空军基地也有人员接受F—16战机高动能战术训练。(注:余庆平:《二代空军部队训练与兵力组织》,载台湾《全球防卫杂志》1999年 2 月号。 )台湾第一颗卫星1999年1月28 日也在美国卡纳拉维尔角(军事基地)被美国制造的火箭送上天空,对此台方毫不讳言,美台双方进一步发展军事用途的合作不是不可能。(注:蓝大卫:《台美高科技合作》,载台湾《民众日报》1999年1月28日。)近来, 美还通过大公司以民间商业合作形式向台转让军事技术。在台湾寻购大型潜艇失败后,美国公司考虑协助台湾建造小潜艇。

      五、美台双方欲利用TMD重建“准军事同盟”关系。 美国出于其全球军事战略的考虑,力图在亚太地区特别是东亚建立以美国为主导的安全合作关系,因此,早在1993年就推出TMD计划, 并一直致力于该系统在东亚的推销。而近两年台湾也希望借参与TMD恢复美台“协防关系”,表现出对TMD的热情,双方在此问题上联络日益紧密。据台报透露, 近几年双方的接触或明或暗,穿梭不停。美国到台湾的TMD说客, 络绎不绝,有退休的将军,有台美军售会议的主谈代表,有曾参与美俄太空防卫计划谈判的专家等,其中很多受到包括李登辉在内的台高层人士的接见。在美怂恿下,台当局自1996年之后表现出对参与TMD 的强烈兴趣,并向美提出了要了解TMD的构想。去年初台军方又组织大批人力、 物力进行TMD资料搜集、分析和评估, 并将成果定期提供台军方高层参考,同时台当局还委托岛内学术界和研究机构进行专案研究。去年9月, 美国会通过将台纳入TMD的决议案后不久, 台“参谋总长”就到美国商讨有关事宜,回台后即向新闻界透露,美推动的TMD计划中的“低空防御”部分,如属可能,台可以考虑参加。这是台当局首度透露台对于美希望其参加TMD计划的可能性评估。不久, 李登辉也迫不及待地指示军方要做出积极响应。据此,台军参谋本部还成立了“TMD 专案研究评估小组”,并对台加入TMD系统作出了肯定性评估。今年2月以来,台新任“国防部长”唐飞等军方人士也多次表明台需要TMD和台要有选择地参与TMD的态度。(注:《TMD政策转向,打造天网箭在弦上》, 载台《中国时报》1999年1月3日。)

      美台军事关系的发展给中美关系和我祖国统一大业带来挑战

      一、给中美关系发展带来负面影响。长期以来,台湾问题作为中美关系的核心问题一直困扰着中美关系的顺利发展,而台湾问题的实质就在于美国的介入。当前,美台军事关系是维系美台关系的重要纽带,也是美国打“台湾牌”的重要棋子,更是美国介入台湾问题的主要手段,因此,美台军事关系不割断,美就会介入台湾问题,美台关系向前发展,美国对台湾问题介入的程度就会随之加深,中美关系就很难有大的起色。目前,中美双方在许多问题上存在分歧,这些分歧阻碍着中美关系顺利发展的进程,而美台军事关系的发展,不但不断给中美增加麻烦,而且还牵扯中美双方解决其他分歧的精力,成为中美关系发展的重要障碍。特别值得注意的是,中美关系是当前中国外交的重中之重,美台军事关系的发展阻碍中美关系发展的同时也会对中国整体外交环境的改善带来负面影响。

      二、增加台湾问题顺利解决的难度,削弱大陆对台的战略优势,助长“台独”。对美军购提高了台军武器装备现代化水平,按目前发展规划,到2000年,台军武器装备质量将步上新台阶,基本可达到世界中等国家水平,部分海空军装备甚至可达到美、法等西方国家九十年代初的水平。台军备水平的提高,将从各个层面削弱大陆对台的军事战略优势,使大陆在必要时对台使用武力的难度进一步加大。如果台湾海军引进配备有宙斯盾系统的伯克级驱逐舰,其整体战力更会大有改善,综合打击力提升,防御范围扩增,运用弹性增大,护航能力扩大。(注:王道弘:《宙斯盾舰与二代二级舰的价值及争议》,载《全球防卫杂志》1999年2月号。)台军如建立反导系统,大陆对台导弹威慑力度也将相对减弱。

      台当局大搞对美军火外交和其战斗力的提高,将增加台当局拒绝与大陆和谈统一的资本,也将助长其与大陆抗衡的信心,台当局要价会越来越高,谋求“独立政治实体”的决心会更加坚定,还会使部分“台独”势力产生台已有实力与大陆抗衡的错觉,这种错觉在一定的岛内外环境下很可能导致台湾当局铤而走险,迈出走向“台独”的实质性步伐,增加台湾政局走向的不定性和危险性。

      三、给其他大国发展与台湾关系开了恶劣的先例。当前,美国在国际舞台上力量最大,也是打台湾牌打得最凶、在台湾问题上与中国冲突最多的国家。其他一些大国在发展与台湾关系时都不同程度地仿效美国。因此,美国发展与台湾的军事关系,对其他大国起了恶劣的示范作用。美国出台了《与台湾关系法》,日本也有人要仿制《日台关系法》,俄罗斯也有人鼓噪出台《俄台关系法》。在军售问题上,欧洲一些大国也是和美国比着干,法国和德国都紧随美国步伐而不甘落后,法国对台军售制度就是比照美国规划的。而且,台当局目前也在不断拓宽其军购渠道,力图实现军购地域多元化,欧洲一些大国早已成为其目标,台“国防部”在欧洲建立了“驻欧采购组”,这样一则可增加台军购选择的自主性,二则可“联欧制美”,刺激美对台军售。从去年7月开始, 包括唐飞在内的台各军总司令纷纷赴法国、德国、意大利等国活动,应台“国安局”邀请,俄罗斯军事科学院院长也于去年初密访台湾,开展军事交流活动。这样一来,台当局与其他大国发展军事关系就找到了一个样板,会有更多的国家介入台湾问题的解决,使得台湾问题进一步复杂化甚至国际化。

      几点看法

      一、美台双方发展军事关系各有所需,美国要遏制中国,台湾要拉美国下水,使台湾问题国际化。中美之间在许多问题上存在分歧,美国不断对中国打“西藏牌”、“人权牌”、“最惠国待遇牌”等,但在美国人眼中,最有效的恐怕要算“台湾牌”,只要我祖国不统一,这张牌就始终有效。美国发展与台军事关系也不例外,是其打“台湾牌”的重要手段之一。舆论指出,美在发展与台军事关系中获益最多:可获直接经济收益,可以此控制台湾,可以此维持台海“军事均势”,可以此牵制中国。当然其中最重要的是遏制中国。冷战结束后,中国作为目前世界上最大的社会主义国家,作为亚太地区一支举足轻重、不可或缺的政治力量,一直是美国右翼人士的眼中钉、肉中刺,在他们眼中,美国要想称霸世界,要想在亚太地区保持足够的影响力,就必须遏制中国。近几个月来,美国国内又掀起了一股反华逆流,一些右翼人士在人权、西藏、台湾及中国加入WTO等问题上对中国进行了种种攻击和非难, 发展对台军事关系也是配合这股逆流的一个方面。美国内有人主张将台湾纳入TMD,但值得注意的是,TMD虽是一个军事项目,其政治效应和威慑效应大于其实战效应。一旦TMD部署在台湾, 大陆海空军得以活动的战略余地将进一步缩小,东部和南部沿海将会形成一个以台湾为中心对大陆的战略遏制包围圈。

      台湾当局积极发展与美国的军事关系目的有二:其一,借此提高自身的“防御能力”,拖延统一。1996年中国人民解放军在台湾海峡进行军事演习后,给台湾当局造成了沉重的精神压力,为加强“防御能力”,台湾当局近两年不断提升军力,提高武器质量,大肆进行军购,而美国的反导弹系统是全世界一流的,其爱国者导弹是目前世界上唯一具有实战经验的反导弹系统。因此,台湾希望密切美台军事关系,来实现其在未来几年内军备水平提升一个台阶的梦想。其二,欲借此建立美台“准军事同盟”关系,靠美国的力量来保护自己。美是台湾问题的始作俑者,也是阻挠中国实现祖国和平统一的最大障碍。几十年来,台视美为最重要的生存支柱和“外交”基石,即使70年代末美放弃了对台湾的承认而与大陆建交,台仍然对美“一往情深”。台当局最希望台湾问题国际化、复杂化,希望台湾问题成为中美关系中永远解不开的“结”,希望大陆会因为顾忌美国而使祖国统一进程无限期拖下去,因此20年来台总是不遗余力地维护美台“实质关系”,让美国不要忘了“老朋友”。近两年,台更妄图通过积极发展与美军事关系“挟洋自保”,明目张胆地将美拉入台湾安全防卫问题,建立与美国的“准军事同盟”关系,给自己平添一道“护身符”。特别是台湾目前对加入TMD态度积极, 台军方将领说,参与TMD,美国势必承诺提供早期预警情报, 此举形同变相恢复美台协防。(注:《TMD政策转向,打造天网箭在弦上》, 载台《中国时报》1999年1月3日。)

      二、警惕美日合打“台湾牌”。90年代以来,美国东亚安全战略的一大变化,就是在加强美日军事安全同盟的同时,将防卫矛头直指中国,其核心就是将台湾纳入其安全防卫范围之内。与此同时,在日本走向政治大国和军事大国的道路上,中国被许多日本右翼人士认为是最大的障碍,参考了美国的对华政策,日本也把台湾看作是牵制中国的一张牌和遏制中国的一道有力屏障,认为如果台湾“独立分治”,中国将一直被这个问题困扰,必然削弱与日本的竞争力。因此,舆论指出,提升与已日益“台独化”的台湾当局的关系,牵制、遏制中国,阻挠中国的和平统一,已成为日本对华政策调整的重要内容,也是其走向政治大国的“必然选择”。

      要遏制中国,打“台湾牌”已成为美日两国右翼人士的共识,而恰巧日本又恐怕自己身单力薄,力不从心,于是美日两国在此问题上日益呈现出合流的趋势。当前,美日共建TMD, 正是想谋求将台湾纳入其在东北亚部署的TMD系统的防卫范围,纳入日本的“周边地带”。TMD在东亚的假想敌,公开讲出来的是朝鲜,没有讲出来的假想敌当然是中国大陆。(注:郭崇伦:《TMD是保护伞还是“钱坑”?》, 载台《中国时报》1999年1月12日。 )如果说《美日防卫合作新指针》的修订还使美日对台湾问题的干涉有最后一块遮羞布的话,那么将台湾纳入其TMD 系统的企图,已是将最后一块遮羞布也撕掉了。

      但对中国来说,处理中美日关系的一个重要原则应是防止形成美日一致对付中国的格局,这样一来,中国在大国关系中必须同时面对两个对手,就会减少在大国关系中回旋的余地,同时也会使台湾问题进一步地区化、国际化和复杂化。因此,避免同美国和日本关系同时恶化,尽快将日本排除出台湾问题,特别是目前将日本排除出台湾参与TMD 问题应是中国外交活动中值得关注的问题。

      三、在美台军事关系的发展问题上,应树立全局观和长期观。

      树立全局观,首先应摆正美台军事关系与中美关系的关系。中美关系在中国外交中具有全局性的重大意义,而美台关系只是中美关系中的一个问题,因此,在处理美台军事关系问题时,应以中美关系大局为重,把握住一定的度,不要因控制美台关系的发展,而危害中美关系大局。其次应认识到,美台军事关系在美国国内也是个涉及部门较多的问题,主要涉及国防部、国务院和国会。美国总统对发展美台军事关系也具有相当的主动权。但值得注意的是,所有这些相关部门在发展与台湾的军事关系方面都有各自不同的部门利益,因而每个部门的立场和倾向并不会完全相同,这就给中国做美国的工作提供了机会

      树立长期观,就是要认识到美台军事关系存在的长期性,只要中国没有实现完全统一,美台军事关系就会存在下去,就会被美国作为一张牌,在中美关系中长期打下去。而且,《与台湾关系法》作为美台发展军事关系的依据,是一部美国国内立法,牵扯的方方面面很多,很广,无论是修改还是废止都非一朝一夕的事。因此,在台湾问题上与美国打交道,将是中国必须长期面对的问题。

    作者介绍:袁智兵,中国当代世界研究中心助研。

    • 【美台军事关系的现状及其对中美关系的挑战】当前中美关系现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