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原创美文
  • 经典文章
  • 情感美文
  • 伤感文章
  • 散文
  • 美文随笔
  • 感人文章
  • 人生哲理
  • 学生美文
  • 民族文化
  • 说说大全
  • 网名大全
  • 范文大全
  • 当前位置: 佩佩美文网 > 民族文化 > 正文

    [追踪“血手帕”]同一条手帕擦你的血

    时间:2019-04-15 06:50:51来源:佩佩美文网 本文已影响 佩佩美文网手机站

      凌晨,东方刚露出熹微的曙光,座落在市郊外的森林公园内便陆续出现了一群又一群晨练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有跑步的,有打太极拳的,还有做操的、舞剑的,十分热闹。突然间,不知有股什么吸引力,竟将正在晨练的人群先后引进了公园深处。随即便出现一种混乱,似乎那里发现了瘟疫病,人们惊惶失措,四散开去,一路互相交头接耳,议论纷纷:“公园里出人命了,闲事少管,无事早归,莫让麻烦惹上身来。”
      森林公园派出所接到报警后,沈所长不敢怠慢,急忙和几位民警迅速驱车赶到出事地点。然而,很遗憾,现场除了一滩血渍和一条血手帕外,并未留下任何可疑的线索,就连地上的脚印也早给围观的群众踏乱了,经技术鉴定,地上的血渍和血手帕上的血型是“O”型,按推理八成应当是受害者的血迹。但这究竟是一桩凶杀案,还是……沈所长陷入了迷惘和沉思之中。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还没等公安部门作出结论,外界的传闻沸沸扬扬,小道消息讲得有鼻子有眼睛,有的说森林公园内昨夜发生了一起奸杀案,受害的少女被歹徒轮奸后,连尸体都不知抛到哪里去了;有的说这是一桩谋财害命案,歹徒用“美男计”将一位富婆骗进了森林公园内,持刀威胁勒索,富婆不从,惨遭杀害……讲得绘声绘色,栩栩如生,仿佛是讲述者本人亲眼目睹。聚蚊成雷,三人成虎。胆小的听得毛骨悚然,互相叮嘱,这种危险的地方今后还是莫涉足为好。
      为了消除这种没根没据,耸人听闻的谣言,安抚人心,沈所长决定全力以赴,从调查血手帕着手,迅速揭开这层迷雾,以正视听。
      血手帕的主人究竟是谁?这是侦破案子的关键,也是一个突破口,但茫茫人海,要寻找这血手帕的主人,无异于大海捞针。几经思索,决定还是发动群众提供线索。于是,通过电视台打出认领血手帕的通告。
      这一招还真灵,通告打出后的当天,便有一位四十余岁的中年妇女惊惶失措地赶到森林公园派出所,待沈所长展示出那条血手帕后,中年妇女仔细瞧了两眼,便惊呼出声:“天啦,这正是我女儿肖红的手帕啊!”
      沈所长内心一动,急忙问道:“你认准了!有何凭记?”
      中年妇女以肯定的口吻回答:“没错,这手帕的左上角还有一滴墨水的痕迹哩!”
      沈所长接着又问:“你女儿现在在哪里?”
      这一问,中年妇女便“哇”地一声哭开了,一边哭,一边抽泣着回答:“前天……晚上……她和我……吵了一架……便出走了……至今未归……看样子……八成出事了……”
      沈所长一听,索性打破砂锅问(纹)到底:“大嫂,你们母女俩究竟为何事吵架?可否详细谈谈,也许能为我们寻找你的女儿提供线索。”
      肖红妈于是揩干眼泪,抽抽咽咽地将她们母女俩产生矛盾的来龙去脉毫无保留地倾吐出来。
      原来,肖红还是正在念书的高中学生,然而却和社会上一位开出租车的小青年恋爱了。小青年叫柳单单,因为扒窃劳教过,肖红妈当然竭力反对女儿这种幼稚的选择,一则这是不成熟的早恋现象,二则柳单单有过前科,即使要招女婿也入不了围。用肖红妈的话说,龙配龙,凤配凤,跳蚤配臭虫,要是女儿真的配上了这臭小子,岂不掉了女儿的身价,也倒了自家的门风。然而,女儿偏偏就像喝了柳单单的迷魂药似地,全然不听妈的劝阻,反倒和恋人的心越贴越紧了。前天晚上,母女俩又为这干了一伏,肖红便赌气摔门而出,接着便失踪了……
      肖红妈抽抽咽咽地讲完以后,又“哇”地嚎啕大哭起来。沈所长好说歹说,最后才将她劝走了。
      案情既然有了眉目,沈所长便决定抓住蛛丝马迹,迅速传讯柳单单,以揭示肖红失踪之谜。孰料,前往柳单单家中传讯的民警很快赶回来汇报,柳单单也失踪了。“啊!”沈所长轻轻地惊呼了一声,不由皱起了眉头。看来这案子还真复杂起来了。倘若柳单单真是个畏罪潜逃的话,那么便有可能是一桩情杀案了。也许那晚当顾虑重重的肖红试着提出分手时,柳单单慌了手脚,先是哀求,后是威胁,最后恼羞成怒,干脆豁出去一刀将肖红捅了,然后匿尸潜逃,或最后殉情自杀……当然,这仅仅是一种案情推测,重要的是得首先找到肖红和柳单单。生要见人,死要见尸,哪怕是找到了其中一人,这疑问便可迎刃而解。
      沈所长决定从调查出租车司机入手,可柳单单的同行们都异口同声回答,柳单单这两天一直没有出车,去向不明,没办法,沈所长只好又通过电视台打出了“寻人启事”,寻找肖红和柳单单。电视启事一播出,当天下午,肖红和柳单单便活生生地出现在所内,只不过柳单单的左手腕让白纱布包扎了厚厚的一层。
      沈所长见状感到有点纳闷,怎么成了男的受伤?难道……他略一沉吟,决定还是从血手帕入手。便从桌上拿起那条血手帕:“这是谁的?”
      “我的。”肖红毫不迟疑地回答。
      “为何染上了血渍?”沈所长紧盯着肖红问道。
      肖红羞涩一笑,轻声解释:“是这样,那天晚上我俩约会,他怕我变心,要与我歃血发誓,便先用刀刺破了自己的左手腕,不想刀口深了,鲜血喷涌出来,他便用手帕去包扎。可手帕太小了,扎不住,只好扔了,接着撕了他的背心包扎,然后搀着他出了公园,拦住一辆路过的外地小车,送进医院住了两天……”
      啊,原来这就是谜底。
      沈所长和同事们面面相觑,哭笑不得。

    • [追踪“血手帕”]同一条手帕擦你的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