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原创美文
  • 经典文章
  • 情感美文
  • 伤感文章
  • 散文
  • 美文随笔
  • 感人文章
  • 人生哲理
  • 学生美文
  • 民族文化
  • 说说大全
  • 网名大全
  • 范文大全
  • 当前位置: 佩佩美文网 > 民族文化 > 正文

    晚清“新式”陆军战力之异域表征|异域神州道

    时间:2019-04-15 06:52:35来源:佩佩美文网 本文已影响 佩佩美文网手机站

      内容摘要:19世纪末期编练新式陆军是晚清实现军事近代化的一个重要里程碑,然而初建阶段的“新式”陆军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新式陆军。曾任八国联军法军总司令Général H.Frey(弗赖)将军所著之《l’armée chinoise: l’armée ancienne, l’armée nouvelle, l’armée chinoise dans l’avenir》一书依托八国联军侵华之战争场景,以外国军人之视角,以考察该时期“新式”陆军战力为切入点,向世人展现了19世纪末期晚清新式陆军建设的另一面,而这无疑将有助于完善对晚清新式陆军,乃至晚清军事近代化问题的历史认识。
      关键词:晚清新式陆军 战力 法国军人
      中图分类号:K2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0-8705(2012)03-34-38
      国内学界有关晚清陆军近代化的研究成果可谓斐然,然依笔者所见,尚有可深究之必要:其一、长期以来国内学界的研究大多以中国人的视角,对晚清陆军近代化的发展历程实行全景式的考察,这固然重要,但是倘若辅之以外国人的视角,无疑会丰富和拓展上述研究,因为晚清陆军近代化与外国人的参与密不可分,而他们的目力所及有时正是我们中国人所察觉不到的领域。其二、有关晚清新式陆军战力的研究一直难以深入,原因之一便是相关资料比较匮乏。再次是有针对性的研究不多,就已有成果可知,大多以新式陆军的操练、演习等作为该问题的研究主题,然而战力的研究才是问题的核心,而战力研究中实战又是最具说服力的。综观晚清新式陆军的发展历程,迎击八国联军的战争是其中的一次典型实战,所以本文以1900年中国参战陆军的作战表现为探析晚清新式陆军战力的切入点是有理由的。
      《l’armée chinoise: l’armée ancienne, l’armée nouvelle, l’armée chinoise dans l’avenir》一书,乃是曾任八国联军法军总司令Général H.Frey(昂利.尼古拉.弗赖)将军[1](下简称弗赖)所著,而它实际上就是一份法国军方有关19世纪末期晚清中国陆军的全面评估报告,这其中包含了大量有关这一时期中国新式陆军建设以及在1900—1901年京津战役中这些军队作战表现等方面的资料。因此通过对弗赖将军报告的解读,不仅能填补以往学界有关19世纪末期中国陆军近代化研究中较忽略的一个学术视角,而透过弗赖这一外国军人的观察、分析,无疑能进一步完善关于晚清中国新式陆军战力以及晚清陆军建设的历史认识,另外也是对发掘近代中国问题新史料的一种探索。
      (一)
      在西方人眼中,晚清中国陆军的近代化变革,始于19世纪80年代李鸿章创办新式陆军和新式海军[2],只不过甲午战败不仅葬送了北洋舰队和中国新式海军的未来,而且也使得李鸿章失去了继续主导中国新式陆军建设的权力,于是“随后的几年直至清末新政开始,各省督抚自办新式陆军便成为这一时期晚清陆军变革的一大特色”[3]。
      根据弗赖报告,发展新式陆军是这一时期晚清陆军建设的重点。在直隶驻军中,出现了由荣禄统领的“武卫军”这样的新式陆军,该部“总兵力五万七千人,其中有骑兵五千人和一小队炮兵”,并以“聂士成驻芦台为前军,董福祥驻蓟州为后军,宋庆驻山海关为左军,袁世凯驻小站为右军,而荣禄自募一军为中军,驻南苑”, 该部武器装备以“连发曼利夏步枪和连发毛瑟枪为主”。[4]在东北三省驻军中,“每省野战部队中有四千名步兵按西法操练和配置武器,另有五百名骑兵和二十门最新山炮”,北方边境的驻军虽然人数众多,“仅应对战时的补充兵员就不少于十七万之多,不过其中依西法操练的士兵却只有二万五千名”。[5]南方边境的驻军,“自中法战争以后,主要屯集于广西边境,其目的是防御来自印度支那方向的法军进犯”,其中称得上新式陆军的是“一支一万人的部队,该部大多数士兵曾接受过一些西法军事操练。无论是驻扎或行进中的安全警戒,还是进攻或撤退时的队列展开或分散都做得非常好,而且该部统帅可以远距离地指挥部队的集结和运动”,虽然从装备上看,这支部队的配备“大多是老式的步枪,然而所有士兵在平时射击训练时还涉及到如何使用新式快枪的内容”,无怪乎弗赖惊呼,这样的部队一旦“配以新式武器,其战斗力将无可限量”[6]。
      八国联军侵华前真正意义上的新式陆军,在弗赖看来只有张之洞创办的武昌新军。早在暂署两江总督任上,张之洞就已开始编练新军,“1894年底张之洞从德国聘请了12名军官和24名士官来操练其驻防南京的部队,两年后当张之洞调任湖广总督时,他将一部分之前受训的部队带到了武昌,并在此基础上创办武昌新军。同时在德国教官的帮助下,在其到任后不久就立即成立了一所旨在培养新军军官和士官的军校,即湖北武备学堂。到1897年底的时候,张之洞的武昌新军编制人数就达到了三千人”。[7]新军的人员构成,军官方面,“由来自其它省份的旧军军官和毕业于天津和南京军校的青年军官出任新军各级部队的军官”,但这还只是权宜之计,按照张之洞的设想,“将来新军军官都由湖北武备学堂提供”。另外为了保持尚武的传统,张之洞还迫使其属下官员“每家必须出一子去湖北武备学堂学习军事”,张之洞并身体力行,“他的好几个儿子在日本东京的军校学习”。[8]至于兵源,张之洞规定“所募之兵必须是在直隶、山东、河南驻军中已服役十年、识字且家庭出身良好”。新军的日常操练,步兵“已可以迅速有效地做到行进中或战斗中的队列变化”,“士兵的射击能力令人记忆深刻,他们已学会如何判断和调整射击角度”,工兵“不仅能出色完成步兵科目所规定一切训练,而且工兵所特有的技能他们也掌握得很快”。在炮兵中,“无论军官还是士兵,都已熟知如何进行大炮射击和利用射弹散布偏差原理进行射击矫正”,所以新军炮兵“射击精度很高,而且他们在射击期间一直保持着全神贯注”。骑兵“配备了马枪和马刀,训练侧重于骑术的提高”[9]。
      综上所述,不难看出,在甲午之后的一段时间里,关于如何建设陆军以及何为新式陆军等问题上,参与创建的各地督抚已有一定的认识。但相对于张之洞比较系统而完备的建设新式陆军理念,大多数督抚还主要停留在普遍配置西式武器和进行一些西法操练的层面上,因此,这一时期的晚清陆军确实发生了变革,但绝大部分“新式”陆军之区别于以往的八旗、绿营以及稍晚的湘军、淮军,更多地是体现在其武器装备及其使用的普及化程度上面,而这正是构成了抗击八国联军战争前晚清“新式”陆军的战力储备。

    • 晚清“新式”陆军战力之异域表征|异域神州道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