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原创美文
  • 经典文章
  • 情感美文
  • 伤感文章
  • 散文
  • 美文随笔
  • 感人文章
  • 人生哲理
  • 学生美文
  • 民族文化
  • 说说大全
  • 网名大全
  • 范文大全
  • 当前位置: 佩佩美文网 > 情感美文 > 正文

    破译心灵的密码:阅读文学作品的人物(网友来稿)_心灵的密码

    时间:2019-07-14 08:38:02来源:佩佩美文网 本文已影响 佩佩美文网手机站
    -->

    湖南永州八中 周志恩 425000

    阅读文学作品,要力求准确把握人物的特性,也就是要善于给人物准确定性。而要准确定性,就不能不洞悉人物的内心世界,把握人物的精神风貌。换句话说,就是要能准确破译人物心灵的密码。破译心灵的密码,对于准确把握人物特性是极为重要的。那么,破译人物心灵的密码该从哪些方面入手呢?

    一、留意人物的细微动作,可以开启人物的心灵之门。 朱自清《背影》中的慈父形象之所以感人肺腑,催人泪下,就在于作者在“望父买桔”情节中运用了“探”、“攀”、“缩”、“倾”、“爬”等一系列富有表现力的动词传神地刻划父亲在特定情境中的特定动作,给人以强烈的震憾,深刻的印象。其实,留意父亲买桔之前在车上“往外看了看”的细微动作,也可以启开父亲的心灵之门。因为这个“看了看”的动作尽管细微得极易被人在不经意中忽略掉,但它确实是父亲当时矛盾心灵的鲜明流露。父亲既想为儿子买点桔子在车上吃,又担心火车要开了,怕时间来不及。就在这瞬间的犹豫中,父亲最终在挚爱儿子的情感支配下毅然穿过铁道去买桔子。“看了看”的动作让我们看到了父亲对儿子的一片挚爱深情。

    《变色龙》的开端部分中,“穿着新的军大衣,提着小包”的警官奥楚蔑洛夫正要穿过市场的广场,恰在此时,木柴厂四周聚了一群人,出现了混乱场面。奥楚蔑洛夫“往人群那里走去”时有一个细微动作,那就是“微微向左一转”。他的这一动作便向人们传达出一种信息:警官多么在乎自己的形象!他刻意保持自己的“风度”借以显示自己的特殊身份,原来他是一个惯摆架子、虚荣心强的人。《鲁提辖拳打镇关西》中,鲁达资助老金父女回乡的盘缠,因自己身边带少了,便向史进、李忠借。李忠只摸出二两来银子,鲁达还嫌少不要他的,在打发老金父女走后,鲁达便把李忠的银子“丢还”给他。这个“丢还”的动作,既有鲁达对李忠的不满,显示出鲁达的豪爽耿直,又有鲁达对李忠情面上的照顾,不让他在生人面前太难堪,显示出鲁达的细心体谅,心地善良。

    二、分析人物的个性化语言,可以洞开人物的心灵之窗。 《变色龙》中警官在赫留金的申诉与请求下“拧起眉头”作了严厉的表态:“我要好好地教训他一顿!”他对身边的巡警说:“去调查一下,这是谁的狗,打个报告上来!……马上去办,别拖!”处理狗咬人事件本是一桩寻常小事,警官却煞有介事地吩咐巡警先下去调查,再打个报告上来,送他过目审理,好像他手下有的是办案人员,用不着他亲自去操劳,他只管发号施令让手下人去办就行了。警官的这番个性化语言充分显示出他官气十足、好摆派头显威风的心态。《骆驼祥子》中祥子在暴雨下半死半活地在水里挣命拉车,直到雨小了些,他才微微直了直脊背,吐出一口气,请求坐车人避避雨再走,得到的回答却是“快走!你把我扔在这儿算怎么回事?”坐车人的回答先是不耐烦的断然拒绝,继而是不满甚而恼怒地质问,充分显示出坐车人冷酷无情的卑劣心态。

    三、留心人物的细微神态,可以开启人物的心扉。 《第二次考试》中,陈伊玲“声音发涩,毫无光彩”的复试表现令在座的人面面相觑,而陈伊玲并没有为自己作应有的解释,只是“抱歉地对大家笑笑,飘然走了”。陈伊玲“笑笑”与“飘然”而去的神态表明,她一方面对有失大家的期望感到抱歉,另一方面对因参加抗震救灾而耽误复试并不伤心介意,能够为大家的利益牺牲个人的利益,她是很宽心的。陈伊玲纯洁高尚的心灵便在这细微的神态中流露出来了。《我的叔叔于勒》中,菲利普转弯抹角向船长打听卖牡蛎的人,得到证实那人正是于勒时,菲利普“脸色早已煞白,两眼呆直”,甚而连嗓子都哑了,这种异常的神态流露出他内心的极度恐慌。克拉丽丝得到证实之后“突然暴怒起来”,这一神态表明她的旧怨新恨一齐发作,其根源就是于勒没有钱,成了穷光蛋。菲利普夫妇的细微神态均能让人洞悉其自私、冷酷、唯利是图的性格特征。

    四、琢磨修饰性的副词、形容词,不失为洞悉人物心灵的一把钥匙。 《挺进报》中,陈然被捕前的一个晚上,“急忙地赶印”《挺进报》直到早晨五点钟。“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使他“立刻明白了”危险的到来,于是他“轻轻地关上灯”,将准备好的扫帚“小心地挂在窗台下的钉子上”。琢磨这些句子中的修饰性词语,便能够理解到,“急忙”写出了陈然对革命工作的主动精神,高昂热情;“急促”写出了情况的突变,敌人来势凶猛;“立刻”写出了陈然的高度警惕;“轻轻”“小心”写出了陈然在危境中从容镇定。我们通过这些修饰性的副词、形容词可以加深对陈然的思想品质的认识。《孔乙己》中介绍孔乙己的外貌:“青白脸色,皱纹间时常夹些伤痕”。一个“时常”便说明了孔乙己的偷窃是经常性的,挨打也是经常性的。他之所以经常性挨打,就在于他偷窃的恶习已是难改,人们对他的痛打已是毫不留情!《故乡》中闰土与迅哥儿二十年后再相逢时,“脸上现出欢喜和凄凉的神情;动着嘴唇,却没有作声,他的态度终于恭敬起来了,分明的叫道:‘老爷!……’”。一个“终于”写出闰土的复杂心理,既为见到自己朝思暮想、感情亲密的老朋友而高兴,又为自己家境艰难、地位低下,已不能与老朋友平起平坐而踌躇。严重的封建等级观念最终在他的脑海里占了上锋,使他不敢显示出与迅哥儿的亲密,只能恭敬地叫“老爷”!闰土在封建等级观念毒害下的麻木心灵便在一个“终于”中得以鲜明的表现,让人读来既同情又心酸。

    作者邮箱:hnyzbzzhouzhien@126.com 作者邮箱: hnyzbzzhouzhien@126.com

    • 破译心灵的密码:阅读文学作品的人物(网友来稿)_心灵的密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