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原创美文
  • 经典文章
  • 情感美文
  • 伤感文章
  • 散文
  • 美文随笔
  • 感人文章
  • 人生哲理
  • 学生美文
  • 民族文化
  • 说说大全
  • 网名大全
  • 范文大全
  • 当前位置: 佩佩美文网 > 散文 > 正文

    湘西苗族巫傩文化的人神关系伦理意蕴探析:湘西巫傩文化

    时间:2019-04-15 06:52:49来源:佩佩美文网 本文已影响 佩佩美文网手机站

      摘 要:湘西苗族巫傩文化的人神关系伦理意蕴,主要表现在:既相信自己又相信神灵的宗教观念,娱人娱神、以人为上的宗教情感,仪式模拟“难题考验”的宗教活动三个方面,其中凸显了人的主体地位。
      关键词:湘西苗族 巫傩文化 伦理意蕴
      中图分类号:G12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0-8705(2012)03-59-62
      湘西苗族的巫傩文化作为原始宗教的一种类型,也符合吕大吉先生的宗教四要素说,即宗教是由宗教观念与思想、宗教情感与体验、宗教的行为活动以及宗教组织与制度四要素[1]所组成。但湘西苗族的巫傩文化作为一种原始宗教,民间信仰,从事法事活动的都是半脱产或者不脱产的劳动农民,并没有像人为宗教(如佛教、基督教、伊斯兰教等)那样有严格、规范的宗教组织与制度。本文主要从宗教观念、宗教情感和宗教行为活动三个方面论述湘西苗族巫傩文化人神关系的伦理意蕴。
      一、既相信自己又相信神灵的宗教观念
      随着生产力的持续发展与科学技术的不断进步,人类掌握的知识正在不断地增加。而知识的增长毕竟需要一个过程,同人类的已知领域相比较,我们会发现,未知领域占有的比重远远高于已知领域。但是我们却又无法在永远地在已知领域活动,“不越雷池一步”在某种程度上也不过是人们的想象而已。当人们面对自己无法掌握的现实事实时,由于各个方面的限制,人们在相当一段长的时间内是无法找到正确的办法和道路的,这时求助于神灵似乎成为了一个不变的套路。这也是为什么在信仰领域中总有神灵的原因之一。湘西苗族巫傩文化的形成和长期存在也是这样。
      生活在先秦时代的人,恐怕很少有完全不信鬼神的。不过,对鬼神的态度每个民族往往各有差异。孔子曾说:“周人……事鬼敬神而远之。”楚人就不同了,他们的态度是事鬼敬神而近之。他们也怕鬼神,然而更爱鬼神。楚人以为鬼神通常是知情达理的,只要人们有足够的自信,就不必事事都求教于鬼神。而且鬼神的指示未必都是正确的,人们如果觉得不妥,可以请他们重新考虑,另作指示。当然这里讲的“事事求教于鬼神”只是讲楚人求教鬼神的时候的相对较多,但是是否真的是这样呢?似乎情况并非这样。
      湘西苗族的巫傩文化本身具有很强的世俗性,糅合了众多的外来神。苗族的信仰包括信仰的对象,信仰的法事活动等等都是建立在功利性的基础上的,只有对人们的现实生活产生实际影响的神灵人们才会敬奉、祭拜,而那些高高在上的神,反而很少会祭拜。在巴岱文化中,人们祭祀的主要神灵是“蚩尤”与“傩公傩母”等祖先神,认为祖先会对后代子孙有所庇护,帮助或者指示人们去解决一些现实问题。以祈福禳灾为主线,湘西苗族神灵众多,有三十六神,七十二鬼的说法。[2]同时,湘西的信仰文化具有相当的包容性,不管是什么神灵,只要对人们的现实生活有帮助人们都会去信仰或者朝拜他。在腊尔山苗区的天王庙、三大天王、三世佛、佛教诸神,以及玉皇大帝等神位,在天王庙的入口处有二郎神和土地爷看守门户。沅陵县更有宗教一条街,在一条街上同时有佛教、基督教、伊斯兰教、道教的寺庙或教堂,而且能和平相处,真可谓是具有相当宽容的胸襟,从中折射出人们的实用主义和功利主义的价值取向。人们敬神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现实需要,希望通过对神灵的祭拜达到对人自身保佑的目的。
      勤劳勇敢的湘西苗族人民,并非是只有神灵、不做实事的偷懒之人,他们不会因为有神灵观念的存在而影响自己的正常生活,凡是自己能够解决的力所能及的事情都自己去解决。因为神不是万能的,人们只有劳作才能吃饭穿衣,仅仅天天求神、偷懒是无法过上好日子的。而且鬼神与人类并非所处同一世界。湘西苗族人们深深的认识到这一点,自己能解决的问题坚决要自己解决,自己解决不了的才会求助于神灵。他们相信,凭自己的辛勤劳动一定可以创造出美好的幸福生活。这就是湘西苗族既相信自己又相信神灵的宗教观念。
      二、娱神娱人、以人为上的宗教情感
      世界上本没有什么鬼神,鬼神只不过是人们观念神化而已。当人们面对重重无法解决的困难时,总希望有所依靠有所信赖,期望能够通过某种神灵的保护渡过难关,过上幸福的生活,从而对神灵产生某种敬畏感和依赖感。对美好事物的向往,对幸福生活的追求几乎是全人类都渴求的事情,生活在大山深处的湘西苗族当然也不例外。生存环境的恶劣,生产方式的落后使湘西一直处于一种封闭或半封闭的状态。认识能力的局限性使湘西人对生命的种种偶然性无所适从,当人们面对变化无能为力时,人们相信神灵可以帮助他们解决种种事宜,于是求助于神灵成了湘西苗族人民的文化共识,同时这个过程也是人们享受快乐的一个过程。“既相信自己又相信神灵”的宗教观念,使湘西苗族人民自然形成了“娱神娱人、以人为上”的宗教情感。
      在汉族看来,一般只有在过节的时候才会是大家团聚一堂、其乐融融的时候,而在湘西苗族则不然。湘西人具有强烈的浪漫主义色彩,很会生活,很懂得生活,每次法事都是一次盛会,都会给人们带来娱乐与放松的机会。在石启贵先生的湘西苗族的调查报告中有很多法事都是如此,其在《椎牛》一文中有这样的记载:“随之主人唱歌击鼓,接着邀请客人玩鼓。被邀请对象,例如客方表兄弟姊妹。故彼方不善舞者,常常离场逃跑。而主方则满屋追逐,揪住方休。但一般青年表辈,均主动择配相依,女唱男合,尽情处歌之舞之”。苗乡击鼓,均有一人立鼓旁敲边,俗谓之敲边鼓。苗称“招渣”(zhaob nzhat)。玩鼓者于鼓正面,随变鼓之节奏翩翩起舞。Zhas nzhat,zhas nzhat,nzhat ndong1 ndong1! Zhas nzhat,zhas nzhat ndong1 ndong1!(查咱,查咱,咱咚咚!查咱,查咱,咱咚咚!)左手击鼓,右手舞之;右手击鼓左手舞之。鼓舞分男女,男鼓舞有鸡公啄米、阵鼓催兵,犁地耕田,农夫插秧、收获打谷、大鹏展翅、猴子戏物、九龙下海等等。女鼓舞有美女梳妆,包头洗面,巧妇织锦、绣花挑花、绩麻纺纱,左右插花等等。每当客人击一会儿鼓,敲边鼓者故意“鸡留渣”(jid lioul nzhab),直译为:“边鼓击错了,唱歌!唱歌!”击鼓者只好停鼓唱吃牛歌等。唱毕休息,另一人上。此罢彼续,前停后继,全堂欢庆至天明。自唱歌击鼓后,老年人转向地楼布置神座,觋燃烛香,敲竹筒,诵咒行法,苗谓“陪比”,事毕,鸡鸣拂晓矣。这一片段记叙了椎牛里面最热闹的场面,可谓热闹非凡。

    • 湘西苗族巫傩文化的人神关系伦理意蕴探析:湘西巫傩文化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