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原创美文
  • 经典文章
  • 情感美文
  • 伤感文章
  • 散文
  • 美文随笔
  • 感人文章
  • 人生哲理
  • 学生美文
  • 民族文化
  • 说说大全
  • 网名大全
  • 范文大全
  • 当前位置: 佩佩美文网 > 说说大全 > 正文

    写意人物在写意性雕塑中融合

    时间:2020-03-02 04:07:53来源:佩佩美文网 本文已影响 佩佩美文网手机站

       在国画中,我特别喜欢写意画,尤其写意人物。写意即是通过简练概括的笔墨,着重描绘物象的意态神韵。而写意性雕塑和国画写意性一样,写意之道,难以尽言,初而写形,继而写意,终则写心。写心不离形意。因此,雕塑写意与国画写意人物都属于中国传统艺术文化,都体现了“不尽形似而意象盎然,应物象形而气韵生动”的特点。

    一、写意人物在写意性雕塑中的造型语言

        无论是写意人物还是写意雕塑造型是一切视觉艺术的根本要素。要认识到写意人物画不是对客观对象的机械模拟和复制,而是通过观察、分析,加以提炼、概括、夸张变形,以意为之,从而达到形神兼备的目的。而在写意雕塑的同时,又没有完全摈弃“意象造型”的意味,要求创造的艺术形象既是客观存在的自然物象,又是作者主观认识的审美意象。把写意人物用于到写意雕塑中,那就有他的独特性了。把写意人物中的写意性以明快神奇的构图、夸张而富于神韵的造型,淋漓的水墨,纵横的笔法、弥满的气势,朴实无华的技巧、诗词歌赋的意境,个性奔放的品格,敦厚深沉的情感用于到写意雕塑中,那么这样的创作出来的作品就有其他的独一无二的独特性。他的写意性是令人赏心悦目的。而笔墨情趣有同于书法情趣,是画家情感投入的结果。笔墨讲品味、讲格调,靠功夫和修养得来。只有长期的训练和感悟才可“从心所欲不逾矩”,进入“疱丁解牛”、“郢匠运斤”的境界,心手相应,取象达意,寓偶然于必然。而这种笔墨情趣的独特性在写意雕塑中是有所体现的,因为时至今日,受当前美术思潮的影响,艺术创作讲求重观念、轻技能,似乎绘画仅凭激情和观念就可以完成。中国画写意人物和写意雕塑除了在艺术院校近乎尴尬地尚存一席之地外,已基本不被学界所关注,那么有着“习作”意味的写意画写生则为情景交融、一气呵成的舞台剧,它同样具有极高的审美价值语言,同写意雕塑一样是具有他自己的审美价值造型语言。

        主题鲜明造型概括,雕塑语言丰富,力求“意象。汉代雕塑中吸取了中国民族绘画特点,尤其是写意上吸取到的更多。在雕刻的基础上,充分运用中国画以线造型的特点,以及采用中国写意画造型中不求外形肖似而在于内在精神、本质的体现,追求“不似之似”的创作形式,更好地体现了雕刻者的创作意念与审美情趣。而在秦俑造型中,则以圆雕形式,对艺术形象进行精细刻划,特别是头部,以求形神兼备,因而在造型上体现出高度写实的特点。从中国民族艺术发展的高度来看,秦代雕塑相对汉代雕塑,其内涵与气魄就要稍逊一筹了。以西汉霍去病墓地石刻为例,雕刻者根据石头的天然形态,依形取势,精心构思,整体入手,巧妙运用多种雕塑语音,并融合中国民族绘画特点,力求外形轮廓的清晰,突出特征,刀法洗练,概括、单纯、奔放,雕塑作品中不作细节小处的精雕细琢,集中表现了动物的庄重雄强,强化了动物内在精神的体现。作品含蓄,耐人回味。例如《马踏匈奴》,雕刻者以圆雕、浮雕、线刻手法结合使用,雕刻了一匹高大壮实的马,将一个匈奴兵踩在脚下。作品中注重整体表现,取舍大胆,着重体了现马的强壮,舍弃了鬃毛、马尾等,集中体现出战马气宇轩昂、庄重雄强的特征。《跃马》作品则利用一块平整的大石块,大胆概括,强化战马头部与颈部,刀法奔放有力,外形轮廓极为清晰,线感强烈。雕塑语言与中国绘画语言巧妙结合,无论外形还是肢体结构的表现,恰到好处地运用中国画的线条的表现力,表现了一匹腾空而起的战马,充满生气与活力。为了加强力量感与整体感,雕刻者保留了马颈之下的那部分石头。这部分石头看似多余,实际上保留它更好地强化了战马跳跃的力量感与疾速感,让人寻味。

    二、写意人物在写意性雕塑中的技法特点

        写意人物在写意性雕塑的技法相通。写意人物要在艺术语言上表现为飘逸、雄浑、淳厚、古朴、淡泊、天真、稚拙等等风格。而中国画写意和写意性雕塑从技法的表现上都具备这两个系统的风格特点,例如佛教造像和陵墓仪卫性雕刻,一般具备前一系统的风格,龙门奉先寺大佛最为典型。它是唐代武则天出资修造的,寓有帝王的精神气度,风格上必然强调崇高、庄严、重穆和典雅。明器艺术中的俑和动物雕塑多属后一系统的风格,它们和生活关系密切,风格上追求自然,朴拙可爱。两者各异其趣,各有千秋。他们的技法之间有着穿插,人物在其中就无形中有着他的特点。写意人物和写意性雕塑有意返朴归真、退熟回生,追求一种内在美,一种原始美。

        从写意性雕塑的特点来看,他构思巧妙,寓意深刻,列如:汉代纪念性、仪卫类雕塑以陵墓石雕作品多见,往往带有很强的象征性意义,西汉霍去病墓地的修建以及墓地的石雕作品最为典范。为了纪念这位大将军,工匠师把墓地修建成祁连山的形状,在山形墓地里遍植草木,并雕刻了一些石猪、石虎等凶猛异常的野兽隐没于墓地之中,以营造经常有野兽出没的特殊地理环境。在墓地前草坪里还放置了一组以战马为主题的大型石刻作品:《跃马》、《卧马》、《马踏匈奴》。这三件作品象征性地体现了霍去病将军当年带兵打仗的过程,并以此歌颂将军所建立的奇功伟业。整个墓地没有一尊霍去病的雕像,但是人们却能够通过墓地睹物思情,回忆起将军当年带兵作战之艰难的情形,通过以战马为主题的石雕作品,让人们联想起将军的军队之雄强。《马踏匈奴》作品更是让人们感受到了将军的“匈奴未灭,何以为家也”之宽广胸怀,体会到了将军以民族安危为重、为国忘家的英雄气概,领悟到将军的高尚品格与勇往直前的大无畏精神。这些作品很好地突出了主题,使艺术性与思想性达到了完美统一。应用了写意人物的形象来表现出雕塑的写意性。

        艺术创作手法浪漫夸张,追求神韵汉代的陶俑雕塑突出地表现了人物的内心活动,特别是东汉陶俑雕塑,擅于抓住动人的情节与典型的动态特征来表现,尤其是擅于捕捉生动美好的瞬间动作。在对人物面部表情刻划时,极力表现对象内心深处的喜悦神情,这些神情丰富多彩又极具个性和特征。在所有的东汉陶俑中,笑得最为灿烂动人、极富艺术感染力的作品便是《说唱俑》了,这件作品可谓是汉代陶俑中最为引人注目的杰作。作品里边塑造了一位民间说书艺人的生动形象,他身体肥胖,光着臂膀,赤足,右手扬起鼓锤,左臂环抱一鼓,右脚高抬,边击鼓,边说唱。似乎是说到最为精彩感人有趣之处,因此得意忘形,手舞足蹈,眉飞色舞,神采飞扬。造型中面部神态刻划非常夸张,四肢与躯干部分十分概括。作品极具戏剧性,使情节达到了高潮。作品中的形象诙谐有趣,令人产生如临其境之感

        写意人物在写意雕塑中以其豪迈奔放和激情浪漫的气质,彰显了刚健雄浑的艺术风格。作品创作中现实性与浪漫性、艺术性与思想性完美结合,形式与内容完美统一,正是中国民族美术写意魅力的具体呈现。孕育着写意人物的雕塑以其独特的艺术风貌,标秉着中国古代雕塑史,在中国现代美术长河中绽放着耀眼

    三、写意性雕塑在写意人物创作中的应用

       创作源于生活,必须高于生活。中国画和雕塑不同之处,一个是二维空间,一个是三维空间或多维空间。在艺术性上相比较,它们有着一些相通和相同的地方。中国画写意不是简单的描绘含混不清的图像和意念,而是指画家对生活对社会的感悟。它是一种意识也是种感悟,借笔墨而立为意象。雕塑创作亦是如此,雕塑家把被生活中所感动的事物或是事件用雕塑的手法表现出来,此可称为写意精神。作画是“写意”、“写性”,终为“写心”,可见作画的核心为写心。雕塑创作也是如此,如果没有发自内心的情感投入创作中,这个雕塑就是没有生命的。学习写意性雕塑对我们创作写意画时有一定的作用,尤其是写意人物,对人物的形态和意向的表达就同雕塑一样表现出我们的意象。

       通过学习我创作了一次国画写意性的人物 ,让我有如下的体会:首先明确创作的目的和思路,咋样在写意人物中体现出写意性雕塑。如我们每个人都不是活在真空里,都在真实的生活当中,只是有的人敏感,有的人麻木,所谓“体验”就是去感知、去发现、去寻找真实的创作对象,再用作进行表达。就创作写意人物画时,把在雕塑时的那种感知,笔法先在宣纸上应用一下,你就能发现毛笔的顿挫和写意性雕塑追求的东西是一样的。因此,严格来说,创作是个人思维经验情感经验的领域,我们把写意性雕塑的那种手法大胆,充满了夸张和想象,重视对事物内在气质的表现,充分地体现了老子“既雕既琢,复归于朴”的美学思想。不求形似,注重神似,强调意象、气韵、意境的营造造型应用到写意人物中去,更能体现出写意性雕塑的动感。因为从雕塑上分析,雕塑是静态的艺术,但创作者却能运用比例关系、对比,衬托等等手法,借组形状和线条让作品看起来表现出“未动欲动”的状态。这便是中国哲学上所说的“静中有动、静动相宜”。把这动感体现在国画写意人物中,当创作出来的画第一眼看到的感觉有一种动感,那才将是学术的一次大的突破。

    四、结语

       写意是贯穿于中国艺术的核心语言,具有审美的共通性,因而在中国,写意性雕塑拥有取之不尽的共享资源。写意融入雕塑应该是现代雕塑的一个方向,我们应该在雕塑创作中合理运用,同时把国画写意性的精髓加入我们的雕塑创作中去,吸收各种好的技法融合并用,并有所突破和创新发展。也要在我们创作国画写意时把我们学到的写意性雕塑融合在其中更能体现出意象。


    • 写意人物在写意性雕塑中融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