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原创美文
  • 经典文章
  • 情感美文
  • 伤感文章
  • 散文
  • 美文随笔
  • 感人文章
  • 人生哲理
  • 学生美文
  • 民族文化
  • 说说大全
  • 网名大全
  • 范文大全
  • 当前位置: 佩佩美文网 > 网名大全 > 正文

    浅析蘩漪与周萍的关系_蘩漪与周萍什么关系

    时间:2019-09-13 08:22:05来源:佩佩美文网 本文已影响 佩佩美文网手机站
    -->

    成人本科生毕业论文(设计)

    题目: 浅析蘩漪与周萍的关系

    □ □ □ ■

    夜大学 函授 脱产 高自考

    学号(准考证号): [1**********]7

    姓 名: 王 金 双

    专 业: 汉语言文学

    年级(高自考不填):

    学 院: 天津师范大学

    完成日期: 2006年10月

    指导教师: 张 林 杰

    浅析蘩漪与周萍的关系

    王金双

    (天津师范大学文学院)

    摘要:《雷雨》描写了封建家庭中的通奸乱伦的命运悲剧,其中周萍与繁漪之间的关系是整个冲突的核心:他们一个要走,一个要留;一个想悔改以往的罪恶,一个要重拾起残缺的梦. 正是由于两个人这种针锋相对的矛盾不断激化、升级,才把剧情推向了一个又一个高潮, 并牵动着所有出场人物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述说着情与理、灵与肉的撞击。

    关键词: 戏剧冲突 核心 关系

    analysing the relation between FanYi and ZhouPing

    wangjinshuang

    College Of Literature, Tianjin Normal ,University

    Abstract: "leiyu” have described the tragedy about the adultery which happened in a feudua family,in which the relation between ZhouPing and FanYi is the core of the conflict.One of them will leave,the other will stay;One is to repent his former crime,the other will pick up the incomplete dream again.The reason that pushes the plots from one to another climax is the intensification and escalation of the contradiction,which affects every character"s words and acts and states the shock between feelings and reason,spirit and meat.

    Keyword: Drama conflict It is key Relation

    目录:

    1、题目„„„„„„„„„„„„„„„„„„„„„„„1

    2、摘要„„„„„„„„„„„„„„„„„„„„„„„1

    3、关键词„„„„„„„„„„„„„„„„„„„„„„1

    4、正文„„„„„„„„„„„„„„„„„„„„„„„1

    5、参考文献„„„„„„„„„„„„„„„„„„„„„5

    《雷雨》描写了封建家庭中的通奸乱伦的命运悲剧,它主要是由两个事件组成,即三十年前周朴园与梅侍萍的爱情故事和三年前周萍与蘩漪的乱伦关系,《雷雨》有八个人物,几乎每个人物之间都存在或多或少的矛盾或恩怨,他们之间矛盾的结成、演进、交合,就形成了整部作品接连不断和纠缠不清的戏剧冲突①。关于《雷雨》的核心冲突,当前有两种不同的观点:要么认为以周朴园与鲁侍萍之间的矛盾为核心,要么认为以周朴园与繁漪之间的矛盾为核心。

    当然,周朴园是前后三十年整个悲剧的始作俑者。他三十年前做得太绝了,所以以后的任何补救都无济于事。他如果不贪图富贵,侍萍母子就不会那么惨; 他如果真心对待繁漪,繁漪也不会因感情空虚而盯上周萍; 周萍如果不是惧怕父亲的所谓严厉而想千方百计地摆脱繁漪,也不会把四凤当作拯救自己的稻草了。周朴园毁灭了别人的幸福,最终也毁灭了他自己的一切②。但是话又说回来,如果当初侍萍没有生下周萍,如果她没有再次来到周公馆,那么悲剧就有可能不会发生。然而周朴园与侍萍之间的恩怨情仇主要是舞台背后的故事,两个人见面仅有两次,而且由于侍萍的避让,如果不再发生那么多意外的枝节,他们的冲突基本上已经算做过去时,不会具有那么大的杀伤力。因此,周朴园与鲁侍萍的矛盾很难成为《雷雨》的冲突核心。

    与周朴园与鲁侍萍之间的冲突相比,周朴园与繁漪之间的冲突场面要多得多,分量要重得多。正是如此,蘩漪才能对周朴园的专横冷酷、虚伪无情的丑恶本质以及周家的种种罪恶进行了淋漓尽致的揭露,这集中反映在蘩漪与周朴园的四次正面的矛盾冲突之中:第一幕中的“喝药”是第一次,此时的蘩漪对周朴园的较量还处于招架抵御的状态,虽然她对喝药有强烈的反感,但最终还是屈从了。第二幕中的“看病”是第二次,周朴园两次派仆人去催蘩漪看病,而蘩漪根本就没有理睬,逼的周朴园只能亲自去催,看来蘩漪真的是以挑战的姿态出现,但优势仍属于周朴园,结果还不是周朴园让周萍陪着德国大夫上楼给她看了病,这只能说明她的反抗性较以前强烈多了。第四幕开始的“赏雨”是第三次,雨夜蘩漪由鲁家回到周公馆遇到周朴园,从彼此的谈话中可以看出蘩漪的寸步不让,不但使周朴园惊愕她的语气、态度,而且还敢于从周朴园手里拿过鲁侍萍的照片来戏弄他,优势已悄然转到了蘩漪一侧,这时她完全掌握了反击的主动权。第四幕结尾的“出走”是第四次冲突,这次蘩漪是以

    执法者的形象出现,叫下周朴园,当着众人的面,撕下了他的伪善的道

    德面具,彻底打碎了周家的“平静”的秩序,启动了人性毁灭的导火索,导致了悲剧的骤然爆发。正是由于这四次正面冲突,才彻底破坏了周家这个所谓“最圆满、最有秩序”的家庭。然而他们之间的冲突既不能有效地组织起大多数的剧中人物,而且也无法对其他几组人物的矛盾冲突产生推动作用,同样很难成为《雷雨》的冲突核心。

    一、周萍与繁漪之间的关系是贯穿《雷雨》最核心的戏剧冲突

    其实,周萍与繁漪之间的矛盾冲突无论是从舞台的演出时间,还是对其他人物的影响程度,都能起到核心作用。他们二人之间的矛盾冲突贯穿全剧,自始至终牵动着所有出场的人物,推动着整个剧情的紧张发展:繁漪叫来鲁妈,是想昭示秘密,阻止周萍;关住鲁贵家的窗户,目的是激化矛盾,暴露隐私;叫下周朴园,妄想扼杀亲情,毁灭一切。

    第一幕主要是交待剧中的人物及相互关系。虽然我们通过前面鲁贵的介绍,已经知道周萍与繁漪二人的特殊关系,但剧情依旧平缓地逐步展开,可气氛就在周朴园严令周萍给繁漪下跪的那一刹那陡然紧张起来:

    周朴园:萍儿,劝你母亲喝下去。

    周萍:爸! 我—

    ①何云贵. 《雷雨》戏剧冲突的意义诠释 [A] . 戏剧文学, 2006.第6期 :p56.

    ②袁韵 . 从《雷雨》的人物关系看作者的人性思考 [A]. 浙江万里学院学报, 2004 . 第17卷 第 4期 : P 26

    周朴园:去,走到母亲面前! 跪下,劝你的母亲。

    [周萍走至繁漪前。

    周萍:(求恕地) 哦,爸爸!

    周朴园:叫你跪下!

    [周萍正往下跪。

    周繁漪:(望着周萍,不等周萍跪下,急促地) 我喝,我现在喝!(拿碗,喝了两口,气的眼泪又涌出来,她望一望朴园峻厉的眼和苦恼着的周萍,咽下愤恨,一气喝下) 哦……(哭着,由右边饭厅跑下)

    虽然此时周萍悔恨两人的关系,但他仍然不愿帮助父亲逼迫繁漪喝药,何况繁漪是他曾拥有过的情人而不是他的母亲,所以周朴园命令他“去,走到母亲面前! 跪下,劝你的母亲”时,他如何跪的下! 同样繁漪看着这个曾经是自己的终身寄托,现在却要弃自己而去的“儿子”,竟然迫于父亲的压力,用下跪的方式逼自己喝药,她心乱如麻。 第二幕是矛盾冲突的展开阶段,周萍与繁漪之间开始撕下往日温情,正面进行交锋。 蘩漪:你忘了在这屋子里,半夜,我哭的时候,你叹息着说的话么? 你说你恨你的父亲,你说过,你愿他死,就是犯了灭伦的罪也干。

    周萍:你忘了。那是我年轻,我的热叫我说出来这样糊涂的话。

    蘩漪:你忘了,我虽然比你只大几岁,那时,我总还是你的母亲,你知道你不该对我说这种话么?

    周萍:年轻人一时糊涂,做错了的事,你就不肯原谅么? (苦恼地皱着眉)

    看来周萍始终不愿正面承认他与蘩漪的关系,在他的意识里仍然把蘩漪放在母亲这样一个特殊的位置,虽然蘩漪在苦苦哀求,希望周萍不要“看见了新的世界里,就一个人跑。”可是周萍心有所属,他想极力摆脱蘩漪的纠缠,此时的蘩漪已经感受到真情受到了玷污,人格受到了伤害。她要全力阻止,哪怕使用任何手段,甚至是卑劣的。 第三幕舞台背景转到了鲁贵的家。鲁妈逼着四凤发誓可算得上狂风暴雨,但是让剧中人物真正心急似火还是当大海就要推门进四凤屋时,周萍却怎么也推不开窗子。多么可怕的后果,其实那是繁漪趁周萍在四凤房内道别时,死死地将窗户反扣,目的是想激化矛盾,拆散有情人,让周萍重新回到自己的身边。

    第四幕是戏剧冲突的高潮,所有的矛盾都聚集在狭小是空间里。导火索就是繁漪本人,她先是苦苦相逼,与周萍做了最后一搏,绝望中又搬来周冲当救兵,而后又喊来了周朴园,想借助周朴园的力量拆散周萍与四凤,却不料打开了潘朵拉的盒子,一场人间悲剧瞬间爆发了。

    由此不难得出结论,只有周萍与繁漪之间的关系才真正是贯穿《雷雨》戏剧冲突的核心。

    二、蘩漪与周萍相识相恋到相悖的情感历程

    周萍和蘩漪都是有血有肉的普通人,有着正常的情感和欲望,会爱,会恨,也需要找人排遣和倾诉心里的郁闷。实质上周萍并不是什么蘩漪理想的爱人,那么她怎么会变态喜欢周萍,而周萍又是在怎样的环境里接受蘩漪的畸形的爱呢?其实周萍和蘩漪的结合,决不仅仅是单纯的性关系的结合。

    这与他们独特的生活背景有着直接的关系:先看周萍。周萍自幼丧母,一直住在乡下,成年后才来到周公馆。周萍郁闷、孤独、犹疑、怯弱而又冲动,对爱欲理解强烈渴望。母爱的缺失使周萍的人格心灵出现严重裂口,“恋母情结”难以分化、削减。这种“恋母情结”促使周萍至少在三年前周朴园还未离家到矿上时就勾引繁漪堕入情网。在周萍对繁漪的爱欲中,有母爱的成分。恋母与性爱的双重欲望才是周萍引诱繁漪的真正动机,他从繁漪那里不仅得到性爱的释放,而且同样得到了母爱的满足,而

    后者才是他心理上真正渴求的。在儿子周萍眼里,继母繁漪曾是最聪明最善解人意的女子。对自己的父亲周朴园,周萍尽管没有具体的拭父行动,但他对父亲怀有难以抑制的仇恨,用繁漪的话讲:你说过你恨你的父亲,你说过,你愿他死,就是犯了灭伦的罪也干”。“恨”、“死”、“灭伦”这些关键字眼把周萍的仇父意识暴露无遗。面对母亲兼情人的繁漪,周萍自然毫无顾忌地说出杀父娶母的愿望。虽然事后周萍推托说:“那是我年青,我的热叫我说出来这样糊涂的话。但是,这样辩解无法抹杀他潜意识中的仇父情结①。

    相反蘩漪受过良好的教育,有着对人生的美好憧憬,但不幸沦为封建婚姻的牺牲品,坟墓般的周公馆,沉重窒息的空气和寂寞无为的生活,使蘩漪闷得透不过气来,可是她根本就摆脱不了,因为她没有独立生存的能力,也不愿舍弃寄生虫式的太太生活,因而蘩漪不仅要受丈夫十八年前的荒唐经历,还有为纪念周萍生母而保留的旧貌及关窗习惯,而且还要成为孩子们顺从的榜样屡遭周朴园的训斥。个性强烈的她不甘心从此被活活埋葬,因而蘩漪与周萍的乱伦关系与其说是对爱情的追求,还不如说对周朴园专制统治的一种变态的反抗。

    当繁漪心灵几近凋谢,周萍突然闯入她的世界,叩开了她的心扉。两颗年轻的心由于同一种恨、同一种目的而产生共鸣,屹然决然地走到了一起。

    但是繁漪与周萍在情感的付出上却有着相当的差距:繁漪将全部的身心都寄托在这艘“弱不禁风的小船”上,但她的内心是自私的,她用周萍来填补自己情感上的空白。可是她从来没有为周萍设想过,也不知道周萍心里想什么?而周萍很快就看清了:与后母发生乱伦关系是人所共耻的,必须摆脱;父亲最终还是父亲,即使有恨也要压制,父亲是不能改变的,这是那个时代与社会造成的产物,既然如此,他只能妥协,这就是周萍转变的关键点。可繁漪不清楚,我们只知道当繁漪得知周萍与四凤的关系后,精神上受到沉重的打击,几乎陷入绝望,但她还在天真地幻想,甚至认为还能挽回,她于是做出了最大的让步,可当她意识到周萍已经决意抛弃她,那颗倍受践踏的心灵升起一股难以遏制的力量,产生了极其强烈的报复心理,她咬牙切齿地说:“一个女子,你记着,不能受两代人欺负。”在她这里情感反而成为一柄犀利的双刃宝剑,于是由亲成仇,由爱生恨。使她成为一个“最富雷雨性格的人”。三次交锋就是他们三次心灵的搏击。

    最初的交锋,虽然蘩漪时时处于主动地位,每一句话大都具有进攻性,但这只是提醒周萍能对往事承担起那份难以推卸的责任:“我怕你是胆小吧?”,“这屋子曾经闹过鬼,你忘了。”反而是周萍想方设法摆脱蘩漪,“怎么讲?”,“没有忘。但是这儿我住讨厌了。”

    第二次交锋中,她已经发现周萍移情别恋,即将离她而去,她千方百计地挽留,还低声下气地哀求: “哦,萍,好了。这一次我求你,最后一次求你。我从来不肯对人这样低声下气说话,现在我求你可怜可怜我,这家我再也忍受不住了。”为了重拾起残缺的旧梦,甚至表示愿意有条件地让步,“不,不,你带我走,——带我离开这儿,(不顾一切地)日后,甚至于你要把四凤接来——一块儿住,我都可以,只要,只要(热烈地)只要你不离开我。” 可是当蘩漪认清周萍本来面目,同样拥有周朴园的自私虚伪、冷酷无情,她才真正感到自己的真情遭受了践踏,她彻底绝望了,于是发出了“一个女子,你记着,不能受两代人的欺侮。”的呐喊。疯狂的报复开始了。

    在第三次交锋中,蘩漪孤注一掷:利用儿子周冲,夺周萍之所爱,不成;叫来周朴园,当着众人,承认与周萍的关系,揭露所有的身世之谜,像一道厉闪,击毁了所 有人的梦,悲剧发生了……。这也正实现了第二幕里她对周萍说过的话,“你不要把一 个失望的女人逼的太狠了,她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可繁漪始料不及的是,她在毁 ①宋向红. 论《雷雨》的“恋母仇父”情结[A] .广西师范学院学报, 2003. 第24卷第4期: P54.

    灭别人同时,也自我悲剧性地毁灭了。

    试想,如果周萍也具有蘩漪这种“雷雨”般敢爱敢恨的性格,那么“雷雨”过后他们头顶上可能就是晴朗的天空①。

    三、蘩漪与周萍关系的反思和分析

    回过头来看,周萍曾经爱过她吗?如前所述,周萍和蘩漪的结合,决不仅仅是单纯的性关系的结合,周萍对繁漪的爱和繁漪对周萍的爱是两种不同的畸恋,但却都是生活的必然。他们有其独特的生存背景:冰冷,死寂的环境,缺乏母爱、而父爱也不健全的周萍,不自觉地把感情转移到后母身上,去获得潜意识里情欲的释放和心灵的慰藉。而蘩漪所遭受的境遇,同样使周萍产生了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当然,这种爱不过是一种特定环境下孕育出来的怪胎,是经受不起生活的考验的。所以很快周萍很快便对这种畸形的关系感到厌恶。

    周萍毕竟是受伦理道德熏陶长大的。曹禺在他出场时这样写道:“他又钦羡一切能抱着事业向前做,能依循着一般人所谓的道德生活下去为模范市民、模范家长的人... 。” ②跟继母乱伦毕竟是难以启齿,且有悖常理的,这使他的心灵产生出强烈的罪恶感,心理一直处于压抑的状态。而周萍对蘩漪的背弃,我们虽然可以为之找到种种借口:如年龄的差距、四凤的出现等等,但究其根本的原因却是他受到强大的封建力量的威慑作用而失去了抗争的勇气。

    其次,周萍由于长时间处于一种压抑的生活状态,急需一种鲜亮清新的东西重燃他的激情,当然这是悒郁的蘩漪所不能给予的,这也正是他拼命摆脱蘩漪另觅新欢的一个重要因素。恰好四凤身上的纯洁、热情、质朴立刻给他带来全新的感受,弥补了这个缺陷。并且四凤无论外形和内在,都与生母侍萍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连周朴园都对侍说:“怪不得四凤这样你。”周萍从小熟悉家里桌子上生母的照片,生母的音容笑貌早已铭刻在他的脑海中。当酷似生母的四凤出现在他面前,他潜意识中的“恋母情结’,促使他迅速地爱上这个酷似母亲的少女。所以他一见四凤,当时就觉得新鲜,觉得自己活了。可见,周萍并没有逃脱“恋母情结”的范畴③。

    那么繁漪为什么会爱上周萍呢? 以前的观点认为:毫无自由而言的囚徒般的生活,特别是周朴园的虚伪、冷酷才导致了她抓住周萍这艘漂浮不定的小船? 其实不然,弗洛伊德曾说过:情欲是人的一种本能,任何人都不能否认这一点。当一个人的性生活失常时,往往会出现性欲的错乱,通常会寻找不是性对象的人或物求得性欲的满足。生活中繁漪与

    周朴园整整相差二十岁,在性爱上不可能那么的和谐,抑郁苦闷是再所

    难免的,现实中的她只好把这种性压抑转向了周萍。而且在诺大的周公

    馆里,惟有周萍与繁漪年纪相仿,且繁漪生活的狭小环境周围再没有出现其它类似的男人。因而繁漪之所以爱上周萍那是一种必然的、唯一的选择。她才义无返顾到将一切的精神和寄托都放在周萍的身上。

    姑且不论周萍与蘩漪情感关系的真假、对错。雷雨过后我们扪心回首:蘩漪之所以要拼命地缠住周萍,与其说是出于对周萍的爱,还不如说是对她自己生存环境的一种反抗,出于对周朴园所加给她的种种束缚与粗暴统治的反抗。

    ①袁韵 . 从《雷雨》的人物关系看作者的人性思考 [A]. 浙江万里学院学报, 2004 第17卷 第 4期: P 27. ②宋向红. 论《雷雨》的“恋母仇父”情结[A] .广西师范学院学报, 2003. 第24卷第4期: P 54.

    ③宋向红. 论《雷雨》的“恋母仇父”情结[A] .广西师范学院学报, 2003. 第24卷第4期: P54.

    参考文献:

    [1]、曹禺. 雷雨 [M]. 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 2001.

    [2]、李小平. 叩问经典”《雷雨》主题、人物及其它 [A]. 漳州师范学院学报, 2003 . 第1期 : P54-58.

    [3]、何云贵. 《雷雨》戏剧冲突的意义诠释 [A]. 戏剧文学, 2006. 第6期 :P56-59.

    [4]、刘秉浩 . 析《雷雨》人物性格矛盾的社会文化根源 [A]. 厦门教育学院学报, 2005. 第7卷第4期: P33-35.

    [5]、袁韵. 从《雷雨》的人物关系看作者的人性思考[A]. 浙江万里学院学报, 2004. 第17卷第 4期: P25-28.

    [6] 宋向红. 论《雷雨》的“恋母仇父”情结[A] .广西师范学院学报, 2003. 第24卷第4期: P53-56.

    • 浅析蘩漪与周萍的关系_蘩漪与周萍什么关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