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原创美文
  • 经典文章
  • 情感美文
  • 伤感文章
  • 散文
  • 美文随笔
  • 感人文章
  • 人生哲理
  • 学生美文
  • 民族文化
  • 说说大全
  • 网名大全
  • 范文大全
  • 当前位置: 佩佩美文网 > 原创美文 > 正文

    拥抱反射 [拥抱(短篇小说)]

    时间:2019-04-15 06:51:56来源:佩佩美文网 本文已影响 佩佩美文网手机站

      徐倩娜 1984年生,现居广州,供职于某航空公司。曾在报刊发表散文、诗歌、小说等作品。热爱写作、摄影,相信写作能让心灵获得自由。  这个城市哪里的风景最好?你若问倪宇城,他的回答肯定是——天台。
      倪宇城的相机里有很多日落的风景和她的背影。他想她从未发现他,或者以她的冷,发现了他,也从未转过身来看他一眼。
      身为摄影师的倪宇城,三个月前从香港来广州,在合作影像工作室的朋友家寄住了一段时间后,刚搬进这个住宅区,第一件事就是走到十八楼顶的天台,环望周边的景色。星期日的傍晚,楼道很安静。他插着裤袋走出顶层的楼梯间。
      眼前一片开阔。几栋楼的天台是相连的,用水泥矮墙间隔着,很容易攀爬。暗红色漆面的粗大水管沿着地面蜿蜒。夏季的六点钟,太阳还很晒,水泥方砖地面汩汩冒着热气。
      天台东面,是大片蓝红白黄各种颜色的矮楼,光秃秃的水泥面楼顶,越向远处楼越高,望得见“中信”楼顶的两个字,远方是黛蓝的山麓一路绵延,大概就是白云山了。南面一条公路,两旁是零落的划成方块的绿色菜田,依稀望见菜农在田间。从南向北,刚好在此楼上方,是航路经处,不时有归航的飞机呼啸而过。
      火辣了一天的太阳,在暮色中渐渐温柔起来,绚烂的晚霞肆意弥散,温热的风似乎从地面吹起。蔷薇色的天空下,他听到近处有一列火车咔嘎、咔嘎地缓缓开过,鸣一声长长的汽笛——铁轨在西面。
      转到西向,隔着天台的两个方块,只见一个女的,迎着西落的斜阳的侧影。一头过肩的长发披落着,泛着的咖啡色,不知是染的,还是因夕阳的反光。穿一件白色的T恤,衣角掖进灰色的褶子长裙里。她脚上趿着不搭调的家居拖鞋,站在天台热热的地板上,在支起的画板上画画。
      从楼顶望下去,不远处是一道与住宅区前的马路平行的铁轨,南北拉长径直向无尽的远方。铁轨后方,是一大片的荒草地,更远,是稀稀落落的矮房和刚起的楼盘。望向天际,一轮硕大的胭脂阳挂在地平线上,淡淡的光线晕染柔化了天上和天下的一切风景。在高楼鳞次栉比的城市里,难得还能见到这样的开阔地。
      斜阳光影里的这个女子,在胭脂的晕染下,她的背影美得像一幅——照片。
      风徐徐吹,扬起她的发梢。倪宇城琢磨,漫天日落的辉煌,朵朵云彩变幻着光影,落进她的瞳孔,一定很好看。他就远远站着,看她蹲下来挤颜料、调颜料,又站起来在画板上涂抹着。她身后的晾衣绳上,夹着的是她的成品:一幅幅日落图。每一幅都是同样的眼前的景物,因霞光的变化,呈现出粉红、蔷薇、橘黄、紫黑的不同色彩。
      倪宇城眯起眼睛望过去,仔细瞧画板上的那一幅,不是天台外大片的荒地和远处层层的楼宇。画面上,一整片水田铺展延伸,尽头是层层山岚。山峦之间,一轮太阳发出迷蒙的光,整张画纸笼罩在淡淡的橙红之中,田野的水面上,泛着星星点点的亮光。倪宇城在后面,看不清楚画中是晨曦还是黄昏。
      那么安静。全世界仿佛只有她自己。倪宇城远远望着,觉得她很像圣埃克苏佩里的小王子。B612号小行星上的日落,也是这种风景吗?
      一直到七点多,待天边落尽最后一丝余晖,待城市点起星星灯火,天光暗了,温热的风也逐渐微凉。她停下笔,收起画具。
      她端起放在地面的一杯水喝起来,倚在用电线拉的一条晾衣绳上,背靠着紧绷的电线,张开另一只手架在线上,跟着微风前后摇晃。在热乎乎的天台上站久了,倪宇城也觉得口渴,但他舍不得走开。他站在间隔的矮墙后,从她的位置,身后是墙,不刻意转头是看不到他的。
      天黑下来后,她坐到了檐下的躺椅上。倪宇城在隔壁楼,见有火星在黑暗中一闪一闪。她抽烟。抽完一根,打着打火机时,他在火光中清晰地看见她脸孔的轮廓。一张年轻但冰冷的脸,像是浸过秋晨的霜和冬夜的风,无一丝表情。
      倪宇城拍杂志封面、拍时装、拍广告,自诩看过许多漂亮、妩媚、艳丽的脸孔,也免不了会对这样的女子好奇。也许是因为在天台这块只属于她的乐园,她毫无装扮与掩饰,像个孤单的小孩独自玩耍。整座天台,弥漫着她的气息,是一种无以言表的孤独,与宁静。他有一股冲动,想接近她,了解她,却下不了决心隔着一方水门汀向她打一声招呼。
      他在黑暗中默默走回楼梯间,按下电梯,回到他的房子。
      倪宇城心里有了牵挂,工作结束回来后必做的事,是走上天台,看她在不在。即便有时已是凌晨一两点,也走上去看一看夜色,才算圆满完成他的一天。他北上不久,朋友不多,她竟成了他小小的寄托。若那女子在,便远远望着她。远处的她,发呆、看日落,或者作画,仿佛是寂静时光里的修行者。他不知她是否感觉到他的存在,只是从未回头。
      倪宇城不想贸然出现,只是赶在她到来之前,在她日日靠着的栏杆上放一朵玫瑰,然后坐电梯下,坐电梯上,回到自己的隐身处观察动静。
      那日她来得很晚,月亮已升起。她捻起玫瑰,转过身对着东方的月亮,看月光映照它的花瓣。她看了很久,把花放回原处,走回楼梯口消失在黑暗中。不多久,她手捧一个长颈圆口的瓶子出来,装了小半瓶的水,将玫瑰插在瓶中,放在背风的墙边养起来。
      第二天,黄昏六点半,夕阳还在地平线之上,她就出现了。她捏起花茎,在手中转圈。栏杆隔断处靠墙的地方,放着另一个小口玻璃瓶,装着小半瓶的烟头。她顺手把花插入这个装烟蒂的瓶子。倪宇城远远地站在角落,他的视线与瓶身和圆圆的夕阳连成一直线,炽热的橘色灌满了瓶子,烧起烟头,点燃了玫瑰,血色染红了周围的空气。
      一共十九天。期间倪宇城推掉了两个晚间的新装发布会,只为在她到来之前放上一支玫瑰。插在瓶中的花很快被晒干了,她把干枯的花瓣一一摘下,放进墙角的方形透明的有机塑料盒里储存起来。
      第二十一天,倪宇城把花放下,刚想走开,便看到花瓶下压了纸条,写一句:“幸有人同享这醉人晚风”。他开心得吻了手中的玫瑰。于是靠着矮墙欣赏着落日,等她出现。
      比往日早,太阳还未落到地平线,天台地面灼热滚滚,湖水蓝的天幕上飘着橘黄的云。她穿着象牙色的连身棉布裙,一步一步走过来了。
      她有一张瘦削的脸孔,大眼睛在长睫毛下闪着星星般的光,脸色有些发青,长发披落着。她抬起下颚,看着他。

    • 拥抱反射 [拥抱(短篇小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