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原创美文
  • 经典文章
  • 情感美文
  • 伤感文章
  • 散文
  • 美文随笔
  • 感人文章
  • 人生哲理
  • 学生美文
  • 民族文化
  • 说说大全
  • 网名大全
  • 范文大全
  • 当前位置: 佩佩美文网 > 原创美文 > 正文

    一日禅佛教凤凰网_由禅返净:晚明佛教发展新论

    时间:2019-04-15 06:52:07来源:佩佩美文网 本文已影响 佩佩美文网手机站

      摘要: 晚明佛教的信仰形态,呈现出儒佛互渗、净土独盛、佛典流行的新特质。晚明佛教并不是处在衰落之中,而处在由正统的“出世宗教”向近代“入世宗教”的转向之中。这种世俗化转向,是明代皇权的强化、僧伽组织的变革、士绅阶层的支持等多重因素的合力。晚明佛教的世俗化转向,是中国传统文化现代转型的重要构成,对后世产生了深远影响。
      关键词: 晚明;佛教;入世转向
      对于晚明[1]佛教的发展状态,曾引起不少学者的关注。汤用彤在《五代宋元明事略》中认为中土佛教“隋唐以后,外援既失,内部就衰,虽有宋初之奖励,元代之尊崇,然精神非旧,佛教仅存躯壳而已”,对于晚明的佛教,他更是认为“然佛教究自明中叶以后大衰”[2];胡适认为“憨山、莲池的中兴事业也只是空费了一番手足,终不能挽回已成的败局”;[3]郭鹏在《明清佛教》中认为明代禅学处在衰落之中[4];当代学者任宜敏也认为,“明代佛教,一言以蔽之,曰律弛教隳,全面下衰。”[5]可以说,明代佛教衰败论,是目前学界的主流看法。
      上述中国学者之所以得出晚明佛教衰败论,在于诸位学者基于正统的宗教观念对晚明佛教进行研判。强调佛教的出世性与超脱性,注重佛教界与官府的紧密联系,关注佛教教义与研究,假使以上述三点观照晚明佛教,确实会发现晚明佛教处在衰败之中。但晚明社会其实处在“传统中国”向“近代中国”转变的历史进程中[6],就佛教而言,处在由“出世性”宗教向“入世性”的加速转变之中。佛教的这种转变,使得僧、俗两界呈现出有别于传统信仰社会的新形态,这种新形态不是佛教的衰落,而是其走向新传播的开始,是佛门与官府、社会关系新定位的开始。
      一、晚明佛教信仰形态的新表现
      晚明佛门的入世转向,表现之一便是佛门子弟广泛地介入儒家的政治生活,介入庶民百姓的日常生活。自中、晚唐的慧能与怀海开始,佛教便开始入世转向,到了宋代佛教,“已由佛而入儒,因禅宗而产生理学,佛教文化与中国文化相融会。”[7]由唐到宋,是中国思想文化的一次重要的突破。[8]这次突破是儒释互渗的结果,更与佛门的转向相关。“总的看来,这次突破可以广义地定义为一次明确的入世转向运动,而发起人不是儒家,而是慧能创建的新禅宗。”[9]
      晚明之际,佛教入世转向的速度明显加快,佛门弟子更加广泛地参与到儒家士大夫的政治生活与日常生活之中。晚明四大高僧,云栖祩宏(1535-1615)、紫柏真可(1543-1603)、憨山德清(1546-1623)、蕅益智旭(1598-1654),都践行大乘佛教精神,关注朝廷政治和民生社会,在当时有很大影响。紫柏真可,倡修《方册藏》,与德清大师议修明朝《传灯录》。德清风格豪爽,其自述云:
      及读传灯诸祖机缘,见神光之断臂,船子之覆舟,百丈之于马祖,扬岐之于慈明,叹曰:苟能忘身为法,若诸老之为心者,何患祖道之不昌,法门之不振乎。嗟夫!丈夫处世,既不能尽命竭力,以事人主,荣名显亲;即当为法王忠臣,慈父孝子,易地皆然。[10]
      德清大师,以佛门的忠臣孝子自许,极力振兴佛门伟业。他在曹溪复寺产,斥僦舍,严斋戒,养僧才,进行丛林改革,中兴曹溪。[11]当地饥荒,他组织收尸掩埋,并为建普济道场。来自佛门的德清大师,全然不似乎中唐以前佛门专著于佛典翻译与义理分析,而注重参与世俗生活,与积极入世的儒家有相互款通之处。
      蕅益智旭生于万历年间,卒于清顺治十一年。他著《周易禅解》,其序文说:
      人谓我释子也,而亦通儒,能解易,则生欢喜焉。故谓是易者,吾然之。世界悉檀也。或谓我释子也,奈何解易,以同俗儒?知所解之非易,则善心生焉。或谓,儒释殆无分也。[12]
      蕅益智旭对他人提出为何“以同俗儒”,给了佛学上的解释,认为“儒释殆无分也”,强调儒家与佛门并无本质区分。智旭法师“融通禅与教,极为透快”,“他和憨山一样,融通儒佛,使佛法中国化。”[13]智旭与德清法师融通儒释,是他们积极参与现实政治的精神之源,这是晚明佛门儒释互渗的典型案例。
      除了上述四大高僧之外,尚有湛然圆澄,为曹洞宗的重要人物;密云圆悟,为临济宗的重要人物。他们同样强调调合儒释,强化佛门与当时风行一时的阳明学派的沟通。儒释的这种沟通,既对“佛学内涵”有所增益,又融摄世学于佛学体系内,为丛林的僧侣教育增加了新的内容。
      晚明佛教的入世转向,表现之二是佛教流派出现净土宗独盛的局面。净土宗是佛教的一个派别,指的是信阿弥托佛、称念其名号以求死后往生其西方净土者。在中国封建社会后期,净土信仰是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它在民间广泛流传,不少农民起义均以此为号召。由于其修行简单易行,较少思辨色彩,以至明清之际形成“家家弥勒佛,户户观世音”的局面。晚明佛僧不仅融合儒释,又都不约而同的倾向于宗教实践,而非理论创建。晚明四大高僧之一祩宏在《劝普念佛》中写道:
      在家居士,不必定要缁衣道巾,戴发之人,自可常服念佛不必定要敲垂击鼓;好静之人,自可寂默念佛不必定要成群做会;怕事之人,自可闭门念佛……千里烧香,不如安坐家堂念佛。供奉邪师,不如孝顺父母念佛。广交魔友,不如独身清净念佛。寄库来生,不如见在作福念佛。[14]
      从上述内容可以看出,祩宏对各类人如何更便捷的修行给予了详细的说明,为各色人等广开方便之门。祩宏“著作虽多,却多谈往生净土、谈解脱之道以及因果报应、生死轮回的教义,思辨性的内容极少。”[15]正因为思辨性的内容少,而实践修行的内容多,从而为各色人等,都提供了念佛向善的方便法门。
      憨山大师也同样提倡念佛,推崇净土宗的修行方法。他说:
      近世士大夫,多尚口耳,恣谈柄,都尊参禅为向上事,薄净土而不修,以致吾徒好名之辈,多习古德现成语句,以资口舌便利。以此相尚,遂致法门日衰……佛法修行出生死法,方便多门,惟有念佛求生净土最为捷要。此之法门,乃佛无问自说,三根普被,四众齐收。[16]
      在这里,憨山大师与祩宏大师一样,充分认识到净土宗为各色人等提供了修行方便之门,为庶民百姓接纳佛教提供了契机和姻缘。晚明佛门净土宗盛行,强调宗教实践而非宗教义理,这都是佛教的世俗化进程创造了有利条件。

    • 一日禅佛教凤凰网_由禅返净:晚明佛教发展新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