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原创美文
  • 经典文章
  • 情感美文
  • 伤感文章
  • 散文
  • 美文随笔
  • 感人文章
  • 人生哲理
  • 学生美文
  • 民族文化
  • 说说大全
  • 网名大全
  • 范文大全
  • 当前位置: 佩佩美文网 > 学生美文 > 正文

    可怜的校花陈若雪花开成海 [谁陪我看那片花开成海]

    时间:2019-04-02 07:12:27来源:佩佩美文网 本文已影响 佩佩美文网手机站

      这是高一新学期的第一节课,牧欢欢穿着粉红色的碎花连衣裙,兴高采烈地推门走进教室的那一刻,一本崭新坚硬的英语书,如从天而降的冰雹,哗啦啦地冲她光洁的额头飞奔而未,霎时,鲜血从她刘海间渗落而下,熙攘喧闹的教室里,立刻鸦雀无声。那个刚刚还幸灾乐祸、优哉游哉、名叫潘军的扔书的少年,着一身橘黄色的球衣,一只手还擎在半空中,惶恐地望着眼前的情景发呆。牧欢欢不由分说地跑出了教室、
      班主任刘老师带着头上缠裹着纱布的牧欢欢走进教室的时候,同学们均怯怯地将头埋进了书桌里。刘老师义正词严地质问,是谁扔的书?快站出来!犯了错勇于承认还是好学生,不然要是等我查出来,就要通知家长了!
      班里死气沉沉,空气近乎凝固了,无人敢将目光,投向讲台上的刘老师。牧欢欢鼓着肥嘟嘟的小嘴,轻轻地说,刘老师,我没事儿,只是皮外伤,过两天就好了。见牧欢欢如此乖巧懂事,刘老师朝台下40多位同学释然道,你们看,你们都要向班长牧欢欢同学学习,小小年纪就拥有一颗包容的心。如果有哪位同学知道“凶手”。下课后可以到办公室找我。说完,刘老师悠然地走出了教室。牧欢欢走到课桌边坐下,裙摆摇起一抹幽香,划过潘军的鼻翼,潘军有瞬间的迷醉。
      下课后,同学们开始窃窃私语,有女生边暗暗地朝潘军翻着白眼,边关切地问牧欢欢头疼不疼,还有人递给她一个苹果,让她“补充营养”。虽然新学期的第一节课就“飞来横祸”,但身为班长,牧欢欢有着别人无法企及的淡定与从容,
      放学后,潘军紧随牧欢欢身后,嘴里叼根香烟,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像抗战时期狐假虎威、作威作福的汉奸。
      在一个书店门口的拐角处,牧欢欢猛一回头,没好气地呵斥道,你干吗老跟着我?向来天不怕地不怕的潘军,在自己的“领导”牧欢欢面前,总是胆战心惊,因为牧欢欢总喜欢在班主任面前告他的状。
      潘军说,班长,对不起,我跟踪你是想向你道歉,因为那本砸破你额头的书,是我扔的,但我绝对不是故意的,我没想到当时你会破门而入。
      牧欢欢幽幽地道,其实我早就知道是你干的,你为什么在班里不敢承认?胆小鬼!
      潘军将目光转移上来,与牧欢欢四目相对,说,我……我怕挨批,更怕班主任请我爸妈来开“批斗会”,那样我岂不是死无葬身之地了?
      牧欢欢心里有些得意,说,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你是班里闻名遐迩的“雷神”,整日呼风唤雨的,谁都不敢惹,我知道。
      潘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说,“那你为什么没有举报我?”
      牧欢欢扑哧一笑道,这点小事我至于举报你吗?我就是想看看,江湖上一呼百应的潘军,究竟是真正的男子汉,还是胆小如鼠的“纸老虎”。再说你这头死猪,什么时候怕过开水?即便我举报也是徒劳。
      见牧欢欢这么深明大义,潘军激动连连:只要你不揭发我,替我保密,今后我保证都听你的话,好好学习,共同把咱们班的成绩提高上去。
      牧欢欢在暖暖的阳光下,笑得花枝乱颤,潘军的滑稽让她忘记了额头的疼痛。
      牧欢欢和潘军的家不仅同在一个小区,而且是楼上楼下,两家的关系也因子女在同一所中学同一个班里读书,而日益亲密。只是爱学习的牧欢欢,与爱体育的潘军,天生就不是一路人,一个是成绩优异、恬淡静美、知书达礼的称职班长,一个是呼风唤雨、抱打不平、吊儿郎当的江湖游侠,关女与“英雄”的搭配,成为班里的一则笑谈。
      牧欢欢当班长的第一天,潘军就借着他高大健硕的身板,和孔武有力的拳头,在班里作敲山震虎的发言:谁要敢不听班长的话,我就让谁好看!此番发言顿时吓傻了那些素日不太听话的“活跃分子”们。有潘军这位称职的军师在身后撑腰,牧欢欢的班长之位做得稳如泰山,但她并不承认潘军这样一个调皮鬼在背后所起的作用,她一直坚信,是她的成绩和能力,赢得了班长的位子,以及大家对她的尊敬,与“棍棒和武力”无关。
      一天,潘军对牧欢欢说,班长,从今以后,我每天都来你家找你,咱们一起去上学,放学也一起回家吧,我可以保护你,同时你也可以帮我补习英语,我考大学就指望你了。牧欢欢没有答应,亦没有婉拒。潘军把牧欢欢这样“不作为”的态度视为同意。
      潘军囚一时“失手”,在牧欢欢额头留下的“杰作”成了永久的愧疚,因为那枚挥之不去的疤痕,当微风掀起刘海的时候,是如此地清晰刺眼,这对于一个爱美的女孩来说,简直是致命的打击。但牧欢欢从未埋怨过潘军,倒是潘军自己,內心的悔意比牧欢欢打他一顿还撕心裂肺。所以他想方设法讨牧欢欢欢心,祈求她的原谅,而最直接最有效的办法,就是把成绩提上去,所以他开始加倍努力学习。
      趁牧欢欢心情好的时候,潘军拿着数学题来求教,牧欢欢三下五除二就解决了,潘军佩服得五体投地。
      他小声问她:你将来打算考哪所大学?
      牧欢欢满怀深情地说:武汉大学。
      潘军有些诧异:干吗去那么远?
      牧欢欢也来了劲:因为那里有如海的樱花,你想过没有,将来和心爱的人一起看那片花开成海的关景,该是多么愜意与浪漫。
      望着牧欢欢一脸幸福的憧憬,潘军顿了顿,说,不知道武汉大学有没有体育系。
      牧欢欢惊诧地问,怎么?你也想考那所大学?
      潘军有些慌乱地挥挥手说,我这样差的成绩怎么能考上啊,那里不是有黄鹤楼吗?我只是很想体验一下古代文人笔下的那番意境。
      牧欢欢轻轻地拍了拍潘军的肩膀,调侃道,小鬼,现在是高一第二学期了,要加油哦,有需要我帮忙的尽管说,到时候我们都考武汉大学!
      见牧欢欢并没有因为他成绩差而藐视他,潘军重重地点了点头,惊喜与期待,盈满了他蠢蠢欲动的青春之心。
      就这样,潘军开始爱上了学习,遇到不懂的问题就去找牧欢欢请教,他的顽固不化的脾气,也因此收敛了很多。如今,牧欢欢的话,于他来说就是圣旨,两人沉浸在为未来拼搏的幸福里。
      高一期末考试,潘军的成绩扶摇直上,同学和老师也都开始对他刮目相看。
      学校举办的高二年级足球赛赛场上,潘军因为犯规和对方球员发生摩擦,身为班长的牧欢欢迅速上前制止,井让潘军向对方球队道歉,正在气头上的他语气顽劣地说,你懂什么啊?凭什么让我道歉?明明是他们强词夺理!牧欢欢说,为了班集体的荣誉和形象,你就不能退一步吗?潘军狠狠地往地上吐一口唾液,然后吊儿郎当地把头斜向半空中,将牧欢欢的话视如空气。有人斜视着潘军窃窃私语道,这人素质真差,班长的话他都不听,原以为他变好了呢,真是本性难移!这个班长也太没权威了吧?都管不了自己班里的学生……

    • 可怜的校花陈若雪花开成海 [谁陪我看那片花开成海]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