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原创美文
  • 经典文章
  • 情感美文
  • 伤感文章
  • 散文
  • 美文随笔
  • 感人文章
  • 人生哲理
  • 学生美文
  • 民族文化
  • 说说大全
  • 网名大全
  • 范文大全
  • 当前位置: 佩佩美文网 > 学生美文 > 正文

    现代管理会计研究方法论

    时间:2021-01-16 07:33:35来源:佩佩美文网 本文已影响 佩佩美文网手机站

    现代管理会计研究方法论

    摘要:本文立足方法论的视角讨论现代会计研究方法。在此基础上,讨论会计理论研究的视野与立足点,进而讨论现代管理会计的研究方法。本文认为以实践为基础的研究(Practice-based Research)将成为我国管理会计研究的重要领域和发展方向,并强调“研究内容的本土化,研究方法和研究范式的国际化”。

      关键词:研究方法论规范会计研究方法 实证会计研究方法 管理会计研究 当前我国会计理论研究呈现出一派繁荣的景象,但是,在这繁荣景象的背后却存在一些值得注意的问题,出现“繁荣中的窘困”现象。这种现象不能不引起会计理论研究者的关注与思考。

      一、现代会计研究方法论 俗话说“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会计理论研究水平的高低与会计理论研究方法密切相关。20世纪60年代以来,受经济学和财务学的影响,西方会计理论研究引入了实证研究(Positive Research)方法,从而形成了规范研究(Normative Research)与实证研究并存的会计理论研究方法。长期以来,我国会计理论研究基本上都是规范性研究。随着我国金融市场的建立和完善,实证会计研究方法开始引入我国会计理论研究领域。客观地说,实证会计研究方法引入会计领域,对于拓展会计理论的研究视野,促进会计理论研究迈向科学化方向,确实具有一定的积极作用。但是,如果以此贬低甚至否定规范研究方法的科学性及其在会计理论研究中的地位,同样不科学。因此,如何正确看待规范研究与实证研究以及它们各自在会计理论研究中的地位便成为一个重要的方法论问题。<sup>①</sup> (一)从总体上看,实证研究属于感性认识层次,它难以对事物形成一个完整的认识 根据认识论的基本原理,人类的认识存在阶段性。认识的过程可以分为感性认识与理性认识两个阶段。感性认识是认识过程的初级阶段,它主要反映事物的外部现象,具有直接性、生动形象性、表面性和片面性等特点,而理性认识是认识的高级阶段,它不再是事物外部现象的认识,而是关于事物本质、规律性的认识,具有间接性、抽象概括性和本质性等特征。

      笔者认为理论是人们对实践的一种理性认识。不管如何具体地描述或定义理论,理论虽然来源于实践,但高于实践,它不是也不可能是实践的“原样照印”,更不等于工作总结或工作报告。理论作为一种理性认识,已经把握了事物的本质与发展的规律性,可以预见事物未来的发展趋势。理论可以指导实践,但是,有些理论可能在将来才能指导实践,这就是理论的超前性。因此,理论研究不等于对策研究。应该站在认识论的高度来认识会计理论。有鉴于此,会计理论,通俗地说,就是人们对会计实践经过辩证思维活动所形成的理性认识。会计理论自然也应该具有超前性,否则,就会成为会计实践的“原样照印”。当然,会计理论作为对会计实践的理性认识是否科学正确,还需要不断地接受实践的检验(实证会计研究方法的功能也就在于此),人们根据检验的结果,应用辩证思维,形成新的更高层次的理性认识(此乃会计规范研究方法之功能所在),如此反复循环,就可能逐步把握会计的本质与发展的规律性,形成完整的会计理论体系。

      实证会计研究方法通常选择某个命题或假设通过收集相关数据进行检验。这实际上就是“小题大做”,“就事论事”,犹如“盲人摸象”,“只见树木,不见森林”。每个“盲人”都确实摸到“大象”的某一部分,并得出相应的结论,但是,他们都无法得到“大象”的整体认识。即使将每个“盲人”所得结论综合起来也难以形成对“大象”的整体认识。然而,不能否认的事实是每个“盲人”都摸了“大象”而不是凭空想象。实证会计研究者以一定假设为基础,通过收集数据,对假设进行检验,得出相应的结论。这个结论只是局部的,相当于“大象”的某一部位。因此,实证会计研究方法注重局部,其结论只不过是某个时点会计实践的直接反映。期望以某个经过检验的“假设”来把握事物的整体是不可能的。从总体上说,实证会计研究属于认识过程中对事物局部的感性认识。这就是实证会计研究方法的局限性。

      任何实证会计研究形成的局部理论,只有通过规范研究将对会计的感性认识转化为理性认识之后才能把握会计实践的本质,对会计形成整体认识,从而才能有效地发挥其指导作用。因此,实证会计研究方法这个局限性需要由规范会计研究方法来弥补,在众多实证会计研究的基础上,再进行会计的规范研究,将实证研究得到的感性认识通过辩证思维上升到理性认识。

      (二)会计理论研究的是以人为主体的经济现象这就决定了:(1)经济科学与自然科学不同。以人为主体的经济现象是极其复杂的,即使是研究纯会计技术方法的应用也是如此。因为它加入了人的思想、行为和动机。在这种环境下,会计学者要探索、研究会计实践活动的本质特征,进行相应的理论研究是相当困难的。在多数自然科学领域中,研究者都可以采用控制实验的方法,即除了所研究的对象外,所有其他事物都保持不变的实验方法。然而,会计学者在检验会计实践活动的本质和理论研究时却因为社会经济现象的独特性而基本不具备这种实验条件。(2)大多数的会计实践活动不具备可逆性和可重复性。会计实践活动是不断变化的过程,而不是对前一个会计实践活动的简单重复。以实验为主的自然科学强调实验及其结果的可重复性和可验证性,会计学者却难以达到如此的“境界”。实证会计研究者详细地提供其假设、研究思路及其数据来源,以期显示其“可证伪性”和“可重复性”。事实上,这种“可证伪性”和“可重复性”只是某个时点会计实践活动的静态表现而已。社会在发展变化,未来未必就是历史的必然延伸。某个时点会计实践检验过的“假设”按照同样的方法及数据来源在将来某个时点进行检验未必得到同样的结果。如此,在会计理论研究中实证会计研究方法所奉行的研究命题的“可证伪性”和“可重复性”未必存在。即使存在,也无非是特定时点特定数据的验证,这对会计理论研究的意义远不如对自然科学研究的意义那么大。

      会计理论研究不仅要揭示“是什么”,更重要的是要揭示“应该是什么”。“是什么”只是事物发展变化的阶段性和时点性的静态表现。也许,今天“是什么”,明天甚至更远的将来就未必如此。“应该是什么”才是事物之本质特征,只有掌握了“应该是什么”才能预测事物未来发展进程。作为一种会计理论研究方法,实证会计研究强调“可证伪性”和“可重复性”本身就降低了其研究的水准。科学的理论应该具有超前性和预测性,实证会计研究方法难逃“就事论事”之嫌。更进一步说,“科学的可检验性,不仅要求用经验事实验证理论的结论,而且要求针对理论的逻辑加以检验”,“科学理论的可检验性,不能狭隘地理解为仅仅是关于理论结论的经验证实,而且应当将它视为具有可被逻辑检验的属性”(谷书堂等,1998)。因此,科学的理论也可以相互检验。

      (三)任何事物都有其质与量的规定性,都是质与量的统一 体,但并非任何事物都可以量化 事物是复杂的、多样化的,从而也是丰富多彩的。有些事物有序,有些事物则无序,而无序中又可能隐含有序。一般有序的可以量化,而无序的则难以量化,有时甚至只能靠人的悟性来感悟它。这就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之道。这样,对事物的描述既可用“量”的方式描述,也可以用“质”的方式描述,既有理性思维,又有悟性思维。于是,在会计理论研究中,也有侧重于“质”的规范研究和侧重于“量”的实证研究。会计不仅仅是度量问题,还有许多丰富的内容。会计信息不是枯燥的数字,而是社会财富转移或利益分配的基础。会计表面上是一些技术方法和数字,但是,这些技术方法和数字的背后却隐含着人的行为动机,而人的行为动机最终受到文化因素的影响。企业会计政策的选择乃文化因素使然。量化未必能够完整地描述会计的本质特征。由于“质是把某事物和其它事物区分开来的规定性,而量仅仅是把同质事物区分开来的规定性”(陈新汉、吴惠之,1995)。

     因此,在会计理论研究中,规范研究为体,实证研究为用,实证研究要服从和服务于规范研究。西方国家的会计理论研究似乎进入了“唯实证论”困境,并已经产生一定的消极作用,我国正处于会计理论研究的繁荣时期,应引以为戒。<sup>②</sup> (四)作为会计理论研究者,尤其是有志于成为会计学大师的学者,应该富有创新精神,而不是验证别人提出的,甚至是一些不证自明的假设或命题和结论 在西方国家,实证会计研究发展到今天,尽管轰轰烈烈,但是,总体上看实在是缺少富有创意的研究成果。在现有的会计理论宝库中,实证会计研究的贡献实在太小,绝大部分经典之作还是规范研究的产物(刘峰,1997)。我国会计理论研究确实出现一些“假大空”的问题,但是,这并不是规范研究的问题。我国会计理论研究的“假大空”与我国的学术环境尤其是文献引证制度有关,我国规范会计研究还很不“规范”。<sup>③</sup> 当然,理论也要联系实践,完全缺乏感性认识而创造的“理论”,严格地说,不能称为理论。会计理论具有超前性,并不是所有的理论都能够在某个时点得到实践的检验。有人据此感叹“现在中国有些会计文章是写给五十年乃至百年之后的人类看的”。这是对理论的误解。理论的科学价值在于其超越时空性。如果有人今天写的文章,五十年乃至百年之后人们还想看,那这个人可以算是大师了。笔者倒是担心现在有些文章过不了多久就没有人想看了。“神奇的预言是神话,科学的预言是事实”。历史上不是有过在当时难以为实践检验的理论成为现实的吗?科斯(Coase)发表于20世纪30年代的理论在今天引起经济学界重视就是其中一例。但凡学术大师都是提出学术观点或命题或思想,而不是一味验证别人提出的命题。<sup>④</sup> 近年来西方会计理论研究陷入“唯实证论”困境的表现就是一些所谓“顶尖杂志”(Top Journal),如会计研究杂志(Journal ofAccounting Research)、会计与经济杂志(Journal of Accounting andEconomics)和会计评论(The Accounting Review)等三大会计学刊发表的绝大多数都是实证会计研究方面的论文,以致有人担心规范会计研究会退出历史舞台。笔者认为这多少有点“杞人忧天”。实证研究与规范研究的关系犹如西医与中医的关系。西医强调“对症下药”,每种药品都有相应的适用症状。中医则强调人体机能的全面调理,通过调理而达到治病的目的。如果这个比喻恰当的话,今天在我国西医相当流行,有谁能否认中医的存在呢? 研究方法本身应该“百花齐放”,独尊实证研究方法,贬低规范研究方法,本身就不符合学术规范。我国会计学界目前所做的实证研究,绝大部分是用我国的数据验证国外已经验证过的命题。进一步说,会计包括财务会计与管理会计两大领域。事实上,实证会计研究方法比较适合市场层面的问题,对于企业层面或非市场层面的问题就不那么适合。因为数据资料不容易取得。财务会计的市场层面问题比较适合实证会计研究方法,管理会计则比较适合采用案例(Case Study)或实地(Field Study)等研究方法。

      笔者对实证会计研究方法基本持批判态度,但是,批判不等于否定。实证会计研究的“假设”本身就带有强烈的规范会计研究色彩。在实证会计研究过程中提出重要而有意义的“假设”实际上已经闪烁着其研究者的思想火花。实证会计研究应作为规范会计研究的组成部分,通过它修正规范会计研究过程中存在的某些主观性的结论。笔者认为,要提高我国会计理论研究水平应该以规范会计研究为主,以实证会计研究为辅,规范研究与实证研究相结合,相互补充,相辅相成。研究方法的选择应该视研究问题、研究者现有知识背景和特定研究方法对特定研究的可行性而定。<sup>⑤</sup> 最后值得指出的是:方法论当然是重要的,但毕竟只是研究问题的手段。会计研究的目的,归根到底,除应能解释和预测会计现象外,还必须适应人们不断改进会计及其报告的需要,推动社会和经济的发展(葛家澍,20XX)。然而,目前我国会计学术界似乎有点“矫枉过正”,过于重视研究方法。有些人尚未明确所要解决的问题,就提出要用某种方法,让问题适应方法。这是沿袭长期在学校读书做习题的方式,题目都是书本或老师给出,自己只要选择方法解题,目的是学会某种理论或方法,并非解决问题。问题导向还是方法导向是研究和学习的区别之所在(李怀祖,20XX)。

      二、会计理论的研究视野与立足点 笔者历来强调,与财务会计的社会化特征不同,管理会计具有企业化和行为化特征。由此,管理会计的研究方法与财务会计有所不同。探讨会计理论的研究视野和立足点是讨论现代管理会计研究方法论的前提。

      (一)会计理论的研究视野 现代企业制度、金融市场与会计学科具有共生互动性(胡玉明,1996)。金融市场与现代公司制度的产生和发展及其共生互动性,全方位地促进会计信息系统的发展,使会计信息成为“社会财富分配或利益转移的基础”。今天,财务会计已经社会化,即使是富有个性化的管理会计也密切依存于企业组织结构及其面临的环境。因此,我们不能局限于“就会计论会计”,而要拓宽研究视野,从经济学、管理学和法学的角度来研究会计理论问题。许多会计问题如果从经济学、管理学和法学的角度看也许并不难解决。基于本文的主题,下面仅从管理科学发展的角度讨论现代管理会计理论的研究视野。

      管理科学是一门研究人类管理活动规律及其应用的综合性交叉学科。其基础是数学、经济学和行为科学。当前管理科学发展表现出如下趋势:(1)战略管理受到高度重视。战略管理包括战略的制定与战略的实施两个方面。在企业战略管理中,特别强调从环境的变化中寻找机会并及时进行战略调整,以提高企业的竞争能力。在这方面,作业成本计算、作业管理、战略绩效评价大有作

    • 现代管理会计研究方法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