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原创美文
  • 经典文章
  • 情感美文
  • 伤感文章
  • 散文
  • 美文随笔
  • 感人文章
  • 人生哲理
  • 学生美文
  • 民族文化
  • 说说大全
  • 网名大全
  • 范文大全
  • 当前位置: 佩佩美文网 > 学生美文 > 正文

    中国戏曲与中华文明建设

    时间:2021-01-16 07:33:56来源:佩佩美文网 本文已影响 佩佩美文网手机站

    中国戏曲与中华文明建设

    一、中国戏曲是中华民族精神价值的形象写照 何谓中华民族的精神价值? 那就是中华民族在自己艰苦卓绝的民族自强、自立、自勉、自省的生存发展过程中,所表现出来的独具民族特性、支撑民族前行、激励民族奋进、提升民族素养的精神力量与道德情操。

      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在经济建设方面取得了让世界瞩目的巨大成就,人民的物质生活水平得到了极大的提高和改善。然而在精神文明建设方面,却突显出诸多的问题,而且这些问题越发得尖锐和严重。由于拜金主义、享乐主义、功利主义、机会主义、实用主义等思潮的汹涌,使国民对于金钱、物质、利益、享乐疯狂追逐、唯利是图,从而导致中华民族优秀精神价值的整体性沦丧,如果不加以有效地抵制和解决,将会带来极大的恶果,也就是民族优秀、高尚的理想与信仰的全面缺失。孔子曰:“民争利,士争利,国可危矣!”长此以往,我们这个民族的精神就会倒塌,我们民族的人性也会因此而彻底扭曲和葬送!中华文明的全面复兴也只能是一种空话。

      中华文明建设如何能够行之有效地改变这种现实?除了加强法律、法规的制度建设和司法建设之外,我们需要大力加强我们精神文明的道德建设、风尚建设,需要积极弘扬和倡导我们民族优秀精神价值的回归与重建。

      中国戏曲作为中华民族精神价值传承和彰显的重要载体,千百年来一直激励、鼓舞、倡导着民族崇高的精神信仰,那就是为了人间的正义、人性的纯善、民族的利益、国家的安危所表现出的超越个体利益的雄阔的牺牲精神、奉献精神、果敢精神与集体主义精神,也就是孔子所说的“杀身成仁”的无畏,孟子所言的“舍生取义”的浩然。

      无论是杨家儿女的“血染沙场”,还是“岳母刺字”的精忠报国;不管是包公的“铁面无私”、孔明的“鞠躬尽瘁”、程婴的“舍子取义”、关羽的“千里单骑”,还是木兰的“替父从军”、文君的“弦断情绝”、五娘的“吃糠隐忍”、秋瑾的“慷慨赴义”……中国戏曲以其一个个生动感人、栩栩如生的历史人物和生活画卷一直感染、滋润、激励着一代代中华儿女的“浩然正气”与理想信仰,成为了中华民族精神价值的形象写照。

      因此,我们应该从国家文化战略的高度重新认识中国戏曲这一重要精神价值,这对于当下传媒时代过于崇尚娱乐文化、商业文化的低俗、媚俗、庸俗,是一种极好的修正。

      其实,欧美诸多国家很早就从国家文化战略的高度极其重视本国文化的生产和输出,美国好莱坞的电影就是他们“美国精神”的强力标显,也是他们生活方式的全面输出。美国《华盛顿邮报》曾发表一篇题为《美国流行文化渗透到世界各地》的文章,认为美国最大的出口产品不再是地里的农作物,也不再是工厂制造的产品,而是批量生产的文化——电影、电视、音乐、书籍和电脑软件。一些西方社会学家声称,美国流行文化的传播是“长久以来人们为实现全球统一而作出的一连串努力的最近的一次行动”。[1]而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则将这种文化殖民主义的政治经济野心表露得更加直接,他说:“政治和经济联系由于美国文化对世界的吸引力而得到补充,这是一种新的、我们可以利用的‘软力量’,在国外促进民主与人权不仅是一种道义上迫切履行的义务,而且是一种支持美国国家安全战略的可靠战略方式。”[2] 早在1970年,荷兰哲学家冯· 皮尔森在其《文化战略》一书中就指出,文化战略就是人类的生存战略。冷战后,一些西方理论家也在反复论证:谁家的文化成为主流文化,谁家就是国际权力斗争的赢家。为此,西方国家都在加强文化战略的研究。面对西方文化的巨大威胁,发展中国家应该积极应对,尽早制定出一套既能积极推进本国文化建设,又能同外来文化相互作用、积极抗衡的文化战略,这是维护文化主权、保证民族文化顺利发展的一项极为重要的任务。重新审视中国戏曲的文明价值,其意义正在于此。

      二、 中国戏曲是中华民族礼仪文明的建设之源 中国曾经被誉为“礼仪之邦”,中华民族曾经是世界上最懂得礼仪、最讲究礼仪的民族,中华文明的许多宝贵的精粹和价值,都是通过“礼仪之道”进行有效的传承和巩固,并影响了整个东亚及东南亚的文化传统(比如日本、朝鲜、新加坡、马来西亚等),至今保持。“礼仪之道“是中华民族的伟大创造和重要财富,对于世界文明的发展具有不可替代的深远意义和作用。

      “礼仪文明”在中国推行、延续了数千年。在唐代,多少个国家和民族纷纷派遣大量的节度使来中国学习、朝拜,他们虔诚地学习中国的文化以及礼仪文明,那时的中国,完全可以称得上是世界上最文明、最受人尊敬的国度。

      中国古代的“礼”和“仪”,是两个不同的概念。“礼”是制度、规则和一种社会意识观念;“仪”是“礼”的具体表现形式,它是依据“礼”的规定和内容,形成的一套系统而完整的程序。

      中国的礼仪文化非常丰富而博大,虽然有些礼规是为统治阶级服务的,但其核心精神和内容在今天依然具有巨大的文明价值。比如“尊老敬贤”、“仪尚适宜”、“礼貌待人”、“容仪有整”等等,对于提高国民素质修养,协调和谐人际关系,塑造社会文明风尚,完善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都具有积极意义。

      然而,中华礼仪文明在进入现代社会后,由于“全盘西化派”等文艺思潮对于传统文化、礼教的否定,开始受到挑战和冲击。特别是建国之后,一系列以各种“反封建”为旗帜的文化运动对于这一礼仪文明破坏更甚,先是“反右”后是“破四旧”,而后来就是 “砸烂孔家店”、“破除旧礼教”的“批林批孔”……中国传统的礼仪文明几乎被这场“文化大革命”的浩劫彻底断送。

      一个民族的礼仪文明不仅仅是公民素养的要求,更是国家安全与民族和谐的重要保证。中华文明的全面复兴,中国现代精神文明建设,完全离不开中华民族礼仪文明的强力回归。

      由于中国礼仪文化是一系列规范的行为举止,是一种践行的动态文化,尽管我们还有书典古籍可以查询,但因为“礼崩乐坏”了许久,礼仪之道已经中断,紧紧依靠单纯的书面文字难以完成复兴的使命。

      幸运的是,在中国的戏曲艺术里,依然还保存着我们这一古老文明具体的仪式、乐曲、动作、举止,我们可以通过传统戏曲里的人物与场面,“复写”礼仪之道的种种规则、范式。更为重要的是,通过中国戏曲的广泛普及与推广,逐步滋润、熏染、培养、建立一种全民性的礼仪风尚,成为中华民族一种自觉的文明基因。其间值得研究和利用的空间非常巨大,比如我们可以从戏曲艺术丰富的礼仪文化中遴选、加工、改善、创造一系列既富于我们民族文化传统和特色,又适合现代社会生活的礼仪规范,并在全社会进行推广,特别是从小学甚至幼教就开始,积极普及、推广这种礼仪规范,成为孩子们每日必修的“礼仪功课”,从而逐步使当代的国人循序渐进地建立起一整套优雅、文明、美观、适度的具有中国特色和民族风情的礼仪规范,使今日的中国真正成为一个礼仪的民族,一个礼仪的国家。这对于提升我们国民的整体素养和道德,对于提高我们国家的整体形象和地位,都具有不可估量的巨大价值和意义。

      美国著名文化人类学家本尼迪克特在《文化模式》一书中说得好:“个体从他出生之时起,他生于其中的风俗就在塑造着他的经验和行为,而当他长大成人并能参与这种文化活动时,其文化的习惯就是他的习惯,其文化的信仰就是他的信仰,其文化的不可能就是他的不可能性。”[3]。

      三、中国戏曲是中华文明完好的传播方式 笔者认为,悠久灿烂的中华文明具有四个极为重要的特性,使之既有别于其他民族,又极具人文价值。具体来说即:在人格构建方面,讲求“君子之道”;在社会交往方面,崇尚“礼仪之道”;在行为处事方面,遵循“中庸之道”;在情感表达方面,推崇“诗性精神”。那么,这些重要的文明特性是如何来有效地进行传承与传播的呢? 一般来讲,人类作为一个社会性的群体,其文明的传播需要规模性的范式演绎与传习,通过一代代人不断地传习、教化、崇尚、效仿,从而构建这个民族或群体的基本人格,规范其行为举止,铸造其精神信仰,制约其情感好恶。

      从这个意义上说,这种规模性的范式演绎与传习常有两种方式:一是宗教,二是艺术。与其他民族所不同,中华文明的传播主要是通过艺术的方式,而不是宗教。

      1、宗教与文明传播 世界上有许多民族和国家,其文明的传承是通过宗教进行的。比如犹太民族,千百年来屡遭洗劫与屠戮,甚至长时期没有自己的国土,以致于多少年来流浪世界各地,受尽苦难,直到1948年才建立了以色列国。但这个民族却是极其坚韧、自强、不息、奋进的智慧民族,涌现出了诸如思想家耶稣、马克思、黑格尔;科学家爱因斯坦、冯 · 卡门、弗洛伊德;艺术家毕加索、斯皮尔伯格、芭芭拉 · 史翠珊;金融家巴菲特、索罗斯、莱曼兄弟等等无数人类巨杰。这些流落于世界各地的犹太人,就是通过他们的宗教——犹太教(Judaism)来传承他们的文明,播种他们的精神与信仰。《圣经》犹如每一个犹太人的生命指南,无论身在天涯海角,都能够传承他们的文化基因。宗教,对于犹太民族来说,就是他们永生皈依的精神家园。

      阿拉伯民族的伊斯兰教同样如此。阿拉伯半岛原来是一个偏僻落后的地方,自从穆罕默德创立了伊斯兰教以后,阿拉伯人才有了自己的文化,阿拉伯人从此也就成为了一个坚强的民族。《古兰经》既是伊斯兰教的经典,又是阿拉伯文化的典范,在阿拉伯语言文学史上占有至高的地位。凭着伊斯兰教文化,在百年之中,阿拉伯人从亚非欧三洲上把长期被罗马帝国和波斯帝国所奴役的人民解放了出来,创造了灿烂辉煌的阿拉伯文化,引起了欧洲各国的文艺复兴。在传播伊斯兰教经典的过程中,创造了阿拉伯文字学、文法学、修辞学、圣训学、教律学、法理学、教义学等,写出了许多记载穆罕默德的遗训,民间歌谣,传统故事和文学作品。由此可见,阿拉伯文化及语言文学,都是以伊斯兰教为中心、为渊源创造出来的。从这个意义说,没有伊斯兰教,没有《古兰经》,就没有阿拉伯文化,就没有一个坚强的阿拉伯民族。[4] 而世界上拥有22亿人口,遍布全世界2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第一大宗教——基督教,对于欧美文化的形成和发展,其作用更是显而易见。正如赵朴初先生所指出的,离开了基督教文化,也就没有欧洲文化和西方文明。

      西方的文化传统正是在基督教文化中得以整合和确立的。它上承希腊哲学,下启近、现代哲学,包含了古希腊理性主义传统、希伯莱宗教的精神、以及罗马人的法治观念。中世纪欧洲以基督教文化为主体,在哲学上,对信仰与理性、传统和自主、理智的统一性、灵魂的不朽性、上帝的存在和世界的永恒性、国家的自然律、逻辑和语言、德性和激情、形而上学的观念等进行深入探讨与整合,从而形成了西方的文化传统。[5] 正是由于宗教对于文明具有强悍的推广和传播作用,数千年来不同民族的文明才得以血脉相承、生生不息。然而,宗教在传播文明的时候也会具有很大的危险性,那就是宗教极端分子、原教旨主义强烈的排他性和极端的普世主义。美国著名学者伯纳德 · 刘易斯和塞缪尔 · 亨廷顿等人的“文明冲突”理论,正是洞察到了宗教文化的这一危险性。

      他们认为基督教与伊斯兰教两大文明之间所发生的冲突,将涵盖和贯穿整个人类社会的发展走向,成为现代人类战争的根源。上世纪九十年代,即“冷战”之后,位处巴尔干半岛,素有“欧洲火药桶”之称的前南斯拉夫境内,频频发生的内乱征战、种族虐杀等暴力事件,其内在原因都跟宗教之间的对抗和仇视相关。以波黑为例,塞族的东正教、克族的天主教及穆族的伊斯兰教,三方之间残酷血腥的争斗,最终使一个完整的国家生生割裂;1999年的科索沃危机,信仰东正教的塞尔维亚族与皈依伊斯兰教的阿族再次冲突升级,生灵涂炭;而20XX年发生的“9· 11”事件,以及之后美国等西方国家开展的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都是“文明冲突”的形象写照。正如塞缪尔 · 亨廷顿所言:“文明的冲突是对世界和平的最大威胁,而建立在多文明基础上的国际秩序是防止世界大战的最可靠保障。”[6]这些事实都说明,不同宗教所导致的“文明冲突”,是现代世界和平最大的隐患,呼唤多文明“和平共处”的国际秩序是解决这一问题的根本保证。

    • 中国戏曲与中华文明建设 相关文章: